工布江达信息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漫画行业有妖气:曾经的一哥,今日的难兄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25 点击:1438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动漫产业一直非常动荡,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洗牌期。

2018年下半年,第一次报道是在8月,大角星漫画公司拖欠作者数百万元的款项。然后在12月中旬,网易漫画被B站收购的消息得到了证实。不久36氪星透露,奥菲娱乐公司准备出售它与邪恶的精神。

此刻不同的命运交织在一起。网易漫画已经一个接一个地售出。可以说网易漫画是一对他是我漫画行业的兄弟。但是为什么前哥哥到目前为止有魅力呢?

如果网易漫画来得晚,错过了最好的时光,那么就有一个恶魔起得早,抓到了最后一集。

就资历而言,有恶灵,这是中国最早的卡通平台。网易漫画(NetEase Comics)在2015年首次成立时,已经被恶灵附身9年了,一个亮点时刻到来了。

那一年,在恶灵的影响下,存放了4万本原创漫画,平均每月点击率为800万,更新漫画6万页,估计价值约5000万美元。那一年,改编自广受欢迎的IP 《十万个冷笑话》《恶灵》的动画电影票房超过1亿元,是当年最高的票房。业内人士认为,邪恶的灵魂走出了从卡通到动画再到电影的商业道路。因此,奥美以9亿元买下它时,很多人认为拥有如此杰出的成就就是“低配婚姻”。

然而,当时许多人用恶灵乐观地看待未来,认为奥地利和奥地利可以用恶灵互补。三年后,它变成了一家奥地利公司,没有爬上一层楼梯,而是有一种恶魔的精神,它已经走到了尽头,不得不被转售,不再拥有一等兄弟的地位。来自窦固的数据显示,2018年12月,动漫平台每月活跃用户名单仅次于恶灵排名第12,网易动漫排名第8。恶灵存放了4万多部原创漫画,没能保住第一梯队的位置。然而,网易漫画虽然拥有Skwell Ennis、Jiyingshe、江滩等漫画出版商的版权,却未能进入第一梯队。可以说他们处境相同。

出现了恶魔般的倒退,这是因为在成为奥运平台后错失了两个立足的机会。

这可能是因为它建立得很早,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土地复垦期”,使得动漫产业在2015年开始形成。当商业兑现中有邪恶的东西时,它急于考虑这个问题。结果,“电影漫游”的概念变得如此流行,以至于它全心投入其中。事实上,目前电影旅游联动或电影漫游联动模式还不成熟。只有少数H5奥运会通过电影-旅游联动模式幸存下来,更不用说几年前H5奥运会还没有进入公众视线,上下游产业合作还处于起步阶段。

当市场不成熟的时候,试图一起旅行是不吉利的,绊倒是不可避免的。有四大IP 《十万个冷笑话》、《端脑》、《镇魂街》、《雏蜂》具有魔力,但只有《十万个冷笑话》和《镇魂街》被广泛传播。当时,动画爱好者期待的中日合作动画《雏蜂》随着动画质量崩溃,游戏开发开始和结束。

三年前,正是这四部漫画有魅力值得夸耀。三年后,仍然是这四部漫画有魅力出现在桌子上。尽管他们曾威胁要拥有大量知识产权库存,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被埋在手中。其中两部作品的成功之处在于,作品的主旨受到市场的欢迎,而不是被恶灵附身,善于经营知识产权。

此外,这个生在电脑上的怪物在2015年后没能捕捉到动漫产业的红利,也就是互联网红利,而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非常迅速。这个怪物很快就被资本支持的快看卡通和拥有富裕家庭的腾讯卡通等平台超越,远远落在后面。

相关机构预计,到2018年底,腾讯卡通等三大动漫平台将有超过15万部署名漫画,其中70%署名作品贡献给行业。目前,流行动画如《妖狐小红娘》来自头部动画

奥菲娱乐将知识产权实现放在首位,导致一个恶魔在现有知识产权的衍生实现上投入太多精力,忽略了其他知识产权的孵化,逐渐失去培育知识产权的能力,最终无法与冉冉升起的新星竞争。腾讯漫画(Tencent Comics)和快看漫画(Quick Look Comics)不仅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原创漫画知识产权,而且在动画改编和电影改编模式上也达到了理想的效果,比如《妖狐小红娘》动画和《快把我哥带走》人造现实生活电影。他们还通过与原创文学平台的合作,获得了大量高质量的漫画改编内容来源。结果,怪物和其他平台之间的距离会变得越来越大。

此外,奥菲娱乐希望将其K12业务与收购恶魔精神结合起来,将儿童和青少年的消费群体联系起来,但这是对内容消费趋势的非常理想化的猜测,不是真正的需求。每一代人的消费需求差异很大,无法平稳过渡。此外,除了几年前推出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和《巴啦啦小魔仙》等几款受欢迎的儿童动画知识产权外,奥菲也没有其他成就。近年来,它仍在啃旧书。就内容而言,它从哪里开始连接两代消费者?

当然,阻止恶魔上升的外部因素除了奥菲之外,还与游戏产业的环境有关。2018年,奥菲的商誉受损9.44亿英镑。大部分来自邪恶的灵魂,其余的来自游戏。你一定听说过去年游戏行业的重大伤亡。当时,电影漫游联动模式还不成熟,对于刚刚起步的动漫产业来说,现在还不是采用这种模式的时候。现在它被版本号的批准所限制,这使得它变得更加困难并且不是一个好时机。

损失如此之大,难怪奥菲此时选择为恶灵寻找家园。

如果你有恶灵,你怎么能扭转潮流?

手里有很多原创卡通知识产权还没有开发出来。现在游戏版本号的审批又被暂停了。电影漫游链接的最佳时机尚未到来。有稳定立场和不倒下的诱惑,或者在稳定中寻求进步的诱惑。在电影漫游链接模式下不能太持久。只有这样,人们才能避免因芝麻而失去西瓜,并错过再次细分田地的机会。

一方面,完善的产业链是卡通在下游顺利兑现的保证。目前,所有主要的动漫平台都在忙着布局产业链,但不能盲目布局。如果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不适当合作,他们只会失去妻子和士兵。在下游兑现过程中,需要选择一种与平台定位相一致的模式。

向上,可以配合原创文学平台改编通俗文学作品。由于文学作品已经有粉丝基础,改编成漫画后更容易转向平台,从改编作品如《魔道祖师》和《斗破苍穹》的影响来看,这种模式相对成熟,可以用恶灵唤回活跃的用户。最好把焦点放在这里。

往下走,你可以选择与业内强大的动画公司或衍生开发公司合作。例如,许多受欢迎的作品,如《一人之下》和《全职高手》,都选择了与日本三大手工经营的皇家公司之一的好微笑公司(Good Smile Company)合作。毕竟,奥菲娱乐的K12优势不利于拥有恶灵,拓宽现金流渠道对奥菲和姚期都有利。

另一方面,从最近咄咄逼人的宣传和知识产权合作计划来看,它侧重于与零售业的联系。例如,《馒头日记》等作品已被授权与永辉人寿、榛子家园等工业品牌合作。这样的布局可能与奥菲娱乐背景的玩具行业有关,但也有必要抓住有声漫画和动态漫画的机会。

卡通和文学可以说有几乎相同的实现途径。除了文学知识产权的实现与漫画的改编有很大关系之外,它们都朝着动画、电影电视剧、游戏、衍生品等方向发展。卡通平台的支付模式是指文学平台的支付模式,也可以指文学平台的实现轨迹。

看看动漫产业,这也是一个机会。已经尝试将卡通与音频和短视频相结合,即音频卡通和动态卡通。与动画和电影相比,有声动画和动态动画制作周期短,成本低,适合与动画和电影改编相结合。腾讯卡通等平台也开始布局。如果有魔力,最好从知识产权图书馆开发有声卡通或动态卡通来吸引新一代消费者。

更重要的是,有声漫画、动态漫画和动画的同步发展也将在扩大漫画宣传方面发挥作用。因此,漫画的生命力将在多元化的商业模式中得以扩展。如果有声漫画或动态漫画能成为风口浪尖,可能会有利用短片和音频产品红利的诱惑。

文/刘匡公开号码,身份证号:刘坤110,本文从匡风险投资网开始

下一条: 出生公民权没了去美国不止有生娃,还可以带翻译机去旅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