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记者探访江苏南宋留守乡村村民有困惑也有盼头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21 点击:1968



"周扬已经成为父亲,等着你来喝酒."电话的另一端,周扬的父亲周春生容光焕发的笑容似乎就在眼前。春节前举行婚礼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现在,一种新的生活诞生了,时间太快了,人们无法思考。

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空气充满欢乐。当期待一年的丰收时,遥远的南宋村庄会是什么样子?《半月天》的记者多次报道了江苏省兴化市南宋村作为留守样本的情况。带着希望,记者决定再次前进。

风首

从鲍忠镇到宋楠村大约8公里。汽车在乡间路上颠簸,空气中弥漫着水乡特有的甜味,使颠簸看起来像是在水中航行。白鹭不时在车窗外飞起,慢慢落入池塘。为了寻找食物,它们的脖子会伸长和收缩。远处,是一片草黄色的稻田,等待着收获;附近竖起了几片荷叶,骄傲地等待人们收获藏在水下的洁白嫩嫩的莲藕。

“新爸爸”周扬早早地在村门口等着,因为他的鱼塘在八点钟准时开始捕鱼。他希望记者们分享收获的喜悦。一英尺深一英尺浅地走在山脊上,鞋子很快就被露水打湿了。三英里外,走到鱼塘,鞋子已经沾满了泥。

周嘉鱼塘占地90亩,是南宋村最大的单一区域,视野开阔。周春生启动投饵机喂鱼,鱼饵被固定在水下900平方米的网上。过了一会儿,水面上的鱼头在移动,黑暗的鱼头在争夺食物。柴油机的声音由远至近,两艘捕鱼机驳船停靠在河外的池塘里,五六名黑暗壮汉跳上了岸边。

"上网!"听到周春生的喊声,岸上的人开始用力拽绳子。沉入水中的渔网逐渐浮出水面,鱼一个接一个地逃走了。空间太小,大多数互相推挤的鱼都撞到了网的中心。其中一些只能直接跳到空中,然后重重地摔下来。

"这个网络至少有3万到4万斤重."周扬兴奋地说,鱼主昨天打电话来要了9000斤草鱼。说话间,渔网已经关闭,数万斤的鱼在黑网里汹涌澎湃。每个人都慢慢向岸边拉去,以免损坏渔网。

突然,渔网似乎被什么东西钩住了。"这可能是去年打下的赌注吗?"有人喃喃自语。周春生已经脱下外套,准备下水去清除障碍。这时,拖船稍微调整了角度,渔网慢慢向前移动。网中的鱼更加拥挤。

两位抓鱼高手穿上黑色橡胶衣服。渔网一上岸,他们就跳进水里,从拥挤的鱼堆中挑选他们喜欢的草鱼。这个动作太棒了。双手伸进水里,一条草鱼飞上来,被扔进事先准备好的小渔网里。其他几个壮汉也没有闲着。他们把鱼放进篮子里称重。

"386公斤"、" 398公斤"和" 400公斤".鱼的主人正坐在磅秤旁边记录着它。周扬递了一圈烟,坐下来,仔细记着每篮子鱼的重量。一条想逃的草鱼跳出篮子,在泥里挣扎。捡起来,称重,称重,称重。“它似乎有点小。”老板眉头漫不经心地皱了起来。

苦恼

“草鱼去年每斤6元多,但今年只有4元,这是一大损失。”周扬没有注意到老板的表情,喃喃自语。周春生不太关心鱼价的下跌,因为今年的鱼产量高可以完全弥补价格下跌造成的损失。

老板吸了一口烟,向周春生招手。两个人去房子里讨论事情。几分钟后,周春生皱着眉头走了出来,对鱼贩说:“不要挑,等一下。”

原来老板认为草鱼太小,只准备接受3000斤。“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网会伤害鱼。你想让我们做什么?”周扬是个l

大农场主宋德玉也不乐观。63岁时,他和妻子承包了23亩土地,其中8亩种有棉花,至今还没有人来买。3亩大米不熟,价格不算。幸运的是,玉米比去年每斤增加了5美分,给了宋德一些安慰。

"如果你能从农业中赚钱,谁会跑到城市?"周扬对此感到愤慨。他想保护他的家乡和鱼塘,但他的收入没有保证,他变得越来越慌乱。“养鱼太冒险了。如果你出去工作,你可以获得净利润。”周扬说道。

乡愁

是的,外面的世界是美好的,外面的世界是无助的。谁不想把家乡建得像外面的世界一样美好?暑假期间,许多留守儿童被送到他们父母工作的城市。他们如何理解农村和城市?

记者找到了鲍忠镇中心学校的校长纪德华,他欣然答应与记者合作做一个小调查,这样去国外度暑假的孩子们就可以写一篇关于这个话题的作文。" 6 (1)班的作文水平很高,所以找到他们的班级."

40多分钟后,10多种速写被放在记者面前。通过文章,孩子们向记者敞开了心扉。

“浙江很大,但是有些地方污染严重。一些大卡车呼啸而过,废气的排放是可以预测的.与我家乡的空气相比,它好多了.如果这个城市的空气更好,我可能会喜欢住在那里。”学生沈高丽写道。

“暑假我去了昆山,那里的人很忙,交通也很拥挤。我的家人住在路边。太可怕了。如果你不小心,你会碰到一辆来回跑的汽车。我不能就这样出去,因为我不熟悉我的生活,恐怕我找不到回家的路……”学生苏凌欣写道。

“爸爸妈妈在苏州,那里没有蓝天,也没有新鲜空气.虽然他们在苏州穿着考究,吃得很好,但没有玩伴。我只能独自在家写作业,我不想再去了。”学生罗玉成写道。

“在上海,我每天早上醒来做作业。做完作业后,我不能出去玩了。我只能在家看电视。早上在乡下,没有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只有清晰悦耳的鸟鸣声.这对农村更好。我希望我的父母能回来陪我度过暑假。”学生方玉婷写道。

大多数孩子羡慕城市的物质生活,但是当他们真正去城市的时候,他们都毫无例外地想回家,希望他们的父母能回到农村和他们团聚。留下来的女人不希望她们的丈夫在家里呆得更久。

47岁的谭玉华站在自家门口一人高的草堆上,邻居陈王春递过来的大豆秸秆被牢牢地打包。“我丈夫是木匠,在哈尔滨工作。他不想让我出去。”谭玉华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我儿子在无锡工作,今年27岁。他刚刚结婚,没有房子。”一套套房价值70万元。我们还要忍受多少年?“

”男人不在家的时候对她来说不容易。她怎么能一个人忙呢?66岁的陈王春说,谭玉华一年到头都在受苦,收入只有1万元。如果附近有工厂,她可能会找到工作,许多外出工作的人会回来。

Solve

问许多南宋村民“如何解决留守问题”。他们能想到的只是希望附近有一家工厂。记者与鲍忠镇和兴化市的许多领导进行了沟通。他们都说建立村办工厂的做法已经过时了。关键在于如何改造农村,如何使农民专业化。至于如何转弯,他们不知所措。

在返回南京的路上,记者经过六合区朱桢的“巴布罗生态谷”。国庆节前开放的生态谷是集旅游、娱乐、休闲与绿色健康食品生产于一体的现代化智能化农业综合体。距南京市80公里,位于六合区的“边角料”中,有1000多名农民分散在4个自然村中。经过五年的建设,农民们都住在一起,住在城市里。生态谷还初步开发了现代旅游葡萄工业园,一个现代化的城市

江苏永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生态谷的投资者。该公司董事长胡洪飞表示,通过搬迁,每个当地农民获得了10万至几十万元的一次性补偿。农民不仅可以获得固定的土地租赁费,还可以在生态流域找到一份好工作。"目前,已有1000多名中老年人重新就业,许多在外面工作的年轻人被吸引回来。"

54岁的李青峰,朱槿村人,正在葡萄架下除草,有20多名中老年妇女,穿着印有“巴布洛”字样的制服背心。"每天除草60元,每天8小时."在她看来,她也有工作。

李青峰的两个儿子分别在南京和镇江工作,月收入450万元。“赚得更多,花得更多。如果你能在你家附近工作,即使你挣得更少,也是值得的。”尽管33岁的长子还没有结婚,李青峰已经开始考虑他孙子的教育问题。“孩子们现在很聪明。他们能教任何东西,但我们不能。父母最好教他们。”至于木匠的丈夫,现在他每天在镇上有200元的收入,但李青峰非常羡慕生态谷的保安。“保安每月收入超过2000英镑,虽然不高,但这是固定的,包括食物。如果有机会,我会让我的两个儿子回来申请。”

聊着聊着,李青峰抱怨道:“当有土地可以种植时,就没有必要买粮食和蔬菜了。现在没有种植的土地了。它的成本低得可怜,而且还得支付物业管理费。”"你现在比以前更愿意过什么样的生活?"记者问道。李青峰停顿了一下,思考了十几秒钟,坚定地说:“现在好多了。”李青峰说,农村过去又脏又乱,不仅工作辛苦,收入也不稳定。"不管什么样的生活,都没有懒惰的人."

勤劳的中国农民,无论外出还是留在家里,都不懒惰。巴布罗生态谷改变了朱槿村的生态和李青峰的生活。它能改变南宋村和周扬的生活吗?胡洪飞说他想去南宋村试一试。

(资料来源:朱旭东的半月形谈话)

——

下一条: 昆凌「换全新发型」现身红毯!网一看傻了:好显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