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战争历史上,有哪些害人害己的行为?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3-06 点击:1968



自1940年7月起,重庆军委以总参谋长何、副总参谋长白崇禧的名义,提出了“八路军新四军作战区域”的问题,要求“八路军新四军各单位限期向河北、察哈尔、陕北开放,新四军纳入第十八军作战序列”归根到底,这就是江某人要实行的所谓政治设防,不允许我军继续在华中和华东地区活动。

18.png(新四军军长叶挺)

何秦英的命令还包括:今后无论八路军新四军,不分裂的军委都不得擅自越过“指定区域”。同时,“第十八集团军可以在三个军师(两个旅、四个团的团)和三个团的基础上增加两个团。不允许再有分遣队,新四军将组织成两个团”。这就是说,已经在敌后形成有利形势的八路军新四军,必须放弃经过艰苦战斗和流血牺牲而取得的广大抗日根据地,全面撤退,缩小规模。

从战略上讲,这等于大大缓解了日本侵略者在后方战场上所面临的兵力空虚和军事压力,无异于帮助敌人进行大破坏。就连日本情报部门也对这一命令感到非常惊讶。南京的“中国派遣军”和北平的“华北军”各级参谋部门日夜研究重庆的真实意图,但仍未得出结论:如果重庆政府胆敢违抗世界,它将真正命令中国抗日军队自相残杀。

19.png(新四军政治委员项英)

然而,重庆的军事部署正在上升,不仅调动了第八战区的胡宗南封锁陕甘宁边区,还命令第三战区的顾从抗日前线撤军包围皖南地区。与此同时,第31集团军群和第21集团军群(原第五战区)正在东进,准备与苏北的韩德勤配合,向华中的第八、新四军发起进攻。相互争斗的犯罪企图是显而易见的。

1940年12月9日,重庆军委发出最后通牒似的命令:今年12月31日,长江以南的新四军全部向长江以北地区开放,明年1月30日,向黄河以北地区开放。目前,黄河以南第18集团军群的所有部队都限于黄河以北地区,直到今年12月31日。与此同时,新四军也为其北上开辟了一条特殊的路线,这既是一条奇怪的路线,也是一条危险的路线。

20.png(新四军参谋长周子昆)

为了顾全抗日战争的大局,新四军于1941年1月4日在叶挺、项英的领导下,率领一个教导团、一个特勤团和第一、二、三纵队两个团共九千多人,开始北移。两天后,1月6日,新四军到达皖南泾县茂林地区时,突然遭到第三战区顾八个多师(第三十二军总司令上官云翔)的袭击。除了2000多名士兵的突破和其他几名士兵的被俘外,新四军丧失了大部分生命。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重庆和江某人单方面认为他们的无耻行为一定会得到日本侵略者的“默许”,日本侵略者不会在短时间内在正面战场上对重庆政府军发动进攻。然而,事实是新四军在华中敌后战场上暂时无法继续牵制敌人。日本军队很快抓住这个机会,从华中向华北派遣了更多的部队。目标是中条山防御区

22.png(顾,第三战区)

中条山战役被蒋某人称为“最屈辱的抗日战争”。日军在这场战斗中得以在华北调动大量兵力,这完全是“皖南事变”的结果。日军在粉碎了第一战区中条山防御区的主力后,得以集中力量“扫荡”八路军在华北的抗日根据地,从而使中国的抗日战争形势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期。重庆政府和江某人所做的完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也在抗日战争史上留下了非常可耻的一页。

事实上,重庆曾计划进攻陕甘宁边区和中原八路军新四军,但日军的大规模进攻使它看起来像粪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并遭到全国的谴责。因此,他们不得不改变初衷,寻求共同抵抗敌人。在国内外巨大的政治压力下,他们没有进一步扩大伤害他人和自己的恶行。

下一条: 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应依据抚养人的具体情况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