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资本解密:鹏欣“做局”大康牧业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21 点击:1173



截至9月17日收盘时,大康畜牧()的股价为每股14.95元,相当于其总市值196亿元。

然而,与该公司近200亿元的市值不符的是,截至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的主要业务仍在亏损。与公司当前股价相对应的市盈率已达到2650倍,是a股农业部门最高的市盈率。

江兆白作为大康牧业的实际控制人,并未在上市公司任职。据新闻报道,蒋兆白早年在上海从事房地产行业,后来开始投资矿产品和农业。2009年,他所拥有的上海鹏欣集团子公司鹏欣资源()以仅2亿元的成本借壳上市。2013年7月,他持有中国水务()的股份。短短几年间,蒋兆白通过一系列资本运营,控制并参与了三家a股上市公司。

2010年在中小板上市的大康畜牧已经过时。上市后,它赶上了养猪周期。其持续低迷的表现让该公司陷入了被资本市场遗忘的角落。直到2013年下半年,蒋兆白带领鹏欣集团进入大康畜牧业。只花了15个月。在大康牧业同期主营利润同比由盈转亏的背景下,上市公司市值从24亿元增加到196亿元,资本运营技巧显而易见。

从养猪到养羊,从牛肉到奶制品,江兆白在描绘大康畜牧业整个农业产业链蓝图的背后,已经运作了一套完整的资金渠道。

资产注入路径

9月17日,大康畜牧宣布了修改后的私募最终计划。根据该计划,大康畜牧业将向不超过10家特定投资者私下发行不超过2.39亿股的股票。如果继续保持此前确定的每股不低于9.69元的发行价格,公司募集资金不超过23.14亿元。

扣除发行费后,基金将主要用于购买鹏欣集团在国外注册的子公司太阳公司持有的两个新西兰牧场,即克拉法牧场(Crafa Ranch)和洛森牧场(Lozen Ranch),同时对这两个牧场进行改造。

11.6亿元的收购成本加上11.5亿元的改造成本,是因为克拉法牧场以前是一个年产奶量不到4500吨的小规模奶牛场,而洛森牧场是用来饲养肉牛和绵羊的。公司投入的11.5亿元改造费用用于购买奶牛及牛棚、挤奶设备等相关生产设施,将其改造为奶牛场。

也就是说,鹏欣集团在海外注册的太阳公司拥有的两个牧场不是现成的奶牛场。

迄今披露的相关信息显示,持有鹏欣集团旗下两家牧场的太阳公司仅在2012年6月注册。换句话说,在收购了两个牧场后,鹏欣集团开始在国内资本市场寻找合适的贝壳资源,最终在2013年6月找到了当时表现不佳的大康畜牧业。6月14日,大康畜牧业暂停交易并进行重组。

不过,虽然鹏欣集团此时已经制定了借壳计划,但并不急于将这两个牧场作为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而是利用从它们那里筹集到的12.5亿元来增加一家名为上海新西兰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西兰”)的资本。工商数据显示,该公司于2012年8月才注册成立。在此之前,新西兰基本上没有开展业务。

根据公司声明,新西兰增资12.5亿元主要用于进口新西兰婴幼儿奶粉和液态奶、销售渠道建设、产品推广和营销。截至今年6月底,新西兰公司给上市公司带来净利润543万元。尽管规模仍然很小,但通常在养猪业务中亏损的大康畜牧业已经是现有子公司中最重要的利润资产。

就在com之后

然而,不同之处在于,没有蒙牛乳业这样的大型外资银行的支持,江兆白在从牧场到餐桌的乳业产业链蓝图背后,是一条精心构思的资本运营路径。

首先,鹏欣集团公司在2012年收购新西兰农场资产时,利用大量财务杠杆,通过向关联方借款,投资收购基础资产。根据评估机构在收购安源乳业时进行的资产评估,扣除负债后,权益账面价值仅为78,000元,安源乳业持有上述农场资产。

安源乳业的4.5亿元负债,基本上都是从鹏欣集团子公司BVI投资公司借款。当上市公司收购计划最终拟定时,这些负债被单独列出。此外,剩余78,000股股权的账面价值最终评估为2.5亿元,升值幅度为3,200倍。

也就是说,鹏欣集团花4.5亿元购买资产,两年后要求7亿元出售。

这个接收者是大康畜牧,一家刚刚被鹏欣集团控制的上市公司。然而,江赵波并不打算以仅7亿元的价格将这笔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而是增加了3.6亿元的重组成本。同样,收购另一个锭剂也使4.6亿元的交易价格增加了近8亿元,最终注入上市公司的价值高达23亿元。

此时,鹏欣集团一方面提高了待出售牧场资产的评估价值溢价,另一方面开始计算上市公司的市场价值溢价。

鹏欣集团的方法是首先抛出50亿元的追加筹资计划。筹资主要用于建立肉羊养殖基地、牛肉加工业务、乳制品销售业务等。然而,这些项目尚未成形,需要从头开始。然而,价值50亿元的新股主要由鹏欣集团及其关联方认购。因此,鹏欣集团及其关联方几乎不需要产生任何实际资产,只需要产生现金来获得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事实上,很难确定现金是否来自自己的资金。其中一个细节是,鹏欣集团和相关方所持股份上市仅10天后,这些股东就将他们刚刚认购的4.8亿股全部质押给长安国际信托。如果当时接近17元/股的股价乘以中小企业板约40%的平均质押率,这些股东可以以每股6.8元的价格套现,这几乎与最初7.96元的认购价格相同。

江兆白以几乎非常低的成本获得上市公司的股份后,开始以23亿元的价格将海外牧场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然而,它并不打算将这些资产换成上市公司的股份。整个鹏欣集团及其关联方并未参与本次私募发行的认购,而是向各机构开放。此次增发的价格应该是恢复股权后的14.53元/股,是鹏欣集团6个月前认购时股价的近两倍。

到今年8月初,大康畜牧业的股价再次上涨。重新掌权后,股价攀升至20元/股以上,相应的总市值超过180亿元。

如果23亿元增发计划成功实施,参与认购的机构将成为大康畜牧业100亿市值的守望者。而如果该组织能够坚持顺利解除套现禁令,那么散户投资者将成为大康畜牧业未来一百亿市值的守望者。

另一方面,对鹏欣集团来说,如果其所布局的整个农业产业链在未来进入盈利期,自然会成为大股东的最大受益者。然而,如果有任何风险,因为以前的大部分投资已经兑现,它所承担的风险是极其有限的。

(原标题:大康牧业鹏欣歌剧《做生意》产业链背后的资本)

——

下一条: 荣耀Waterplay 8英寸版1499元开售,主打防水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