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两个口号”与两只锦鸡——《文坛拨乱反正实录》读后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19-09-22 点击:730



书籍封面

文学与政治纠缠在一起,或文学已成为政治斗争的手段之一。除了已经解体的苏联之外,它还是中国最强大的。

在20世纪30年代,“联盟”中的“两个口号”是文学和政治纠葛的集中体现。 “民族革命战争的通俗文学”和“国防文学”这两个口号虽然出现在抗战等特定的战争环境中,但在和平与改革时期一直存在争议。随着时间的推移,参与其中的大多数热情的年轻人已经漂浮在地球上,而在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去世的鲁迅仍然是一座纪念碑。今天,当时间积累灰尘积累时,回顾曲折甚至是痛苦的历史并不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当然,要给这段历史提供一个相对清晰的轮廓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在丽丽今天动荡的环境中,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为这段历史开展自己的研究。

许清泉先生的《文坛拨乱反正实录》是一本坚固的书,是在坚持不懈的情况下制作的。我记得韩世山先生在今年第二期《文学自由谈》发表了一篇文章《鲁研界里无高手》。支持韩先生的观点是鲁迅先生研究界的前身朱正先生的统计结果。在鲁迅的所有研究成果中,95%是行话,废话,空话,最多5%的事实。可以看出,鲁迅的研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为了说明毛泽东的评价,有必要打破对政治服务的误解。虽然《文坛拨乱反正实录》的主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年来文学辩论的总结,但在读完这本书之后,我觉得作者站在研究后的位置并提供了一个新的对鲁迅研究的看法更加冷静,客观。提供了很多“两个口号”来讨论各方的新材料。有了这两点,就可以保证《文坛拨乱反正实录》的丰满度。

冯雪峰和鲁迅等夫妻的照片

我上面所说的是一般印象。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大历史背景下,两个口号“两个主要参与者之间的辩论,冯雪峰和周扬,因为复杂的政治风暴,时间已接近寒冷的关系从长远来看,也就是感冒。也就是说,在冯雪峰去世之前,作者写的一个寓言《锦鸡与麻雀》中的“两只金色的野鸡”给对方带来了羽毛。

在1927年的白色恐怖期间,冯雪峰在北京,周扬几乎同时在上海加入了革命阵营。只有在时间方面,很明显这两个人是确定的旅行者。

冯作峰是1930年在上海组建的“左联盟”的创始人之一。1931年底,从日本归来的周扬被从“左联盟”的戏剧团转移到了“左联盟”。 “代理,并开始与”左联盟“党组书记冯雪峰合作。这时,双方的合作仍然相当愉快。年轻而繁荣的两个年轻人在以后的工作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摩擦。这真的很常见。遗憾的是,“批评和反批评”等党内民主只能是一种短命,美好,短暂的生命力。同样,1936年“左联盟”内“两个口号”开放后,冯雪峰和周扬之间的差距开始了,差距继续到新中国。

作者概述了以下线索:“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扬是文化部副部长兼党组书记,后来担任中宣部副部长;冯雪峰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文艺报》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主席,人民文学出版社社会主席兼主编。虽然都属于文化世界,但影子是过去的“两个口号”辩论一直在他们之间徘徊。不仅情绪障碍,甚至思想处于反对状态。到1957年反右派时期,协会党组织的扩张再次出现关于“两个口号”的辩论成为冯雪峰被列为右派的基础之一;后来,“文化大革命”揭开了面纱,因为周庆,在江青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作为王明路线的追随者,周扬是第一个首当其冲地成为“国王之王”,直到他被监禁。他主张“国防文学”是当时周扬被批评的主要罪行之一。“这样,两位同志都遭受了苦难。好吧,争议被用来作为惩罚的对象。

周扬和胡乔木在1979年的文化大会上

这种转变发生在1975年,经过九年的炼狱后,周扬可能已经找到了许多问题。当周扬知道冯雪峰在文化大革命中受苦时,周扬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没有落入坟墓时感动。值得称道的是,周扬摆脱了个人怨恨的纠缠,不再努力维护自己的形象,真正从现实出发,恢复了真实的历史。然而,当周扬和冯雪峰相互握手时,不同的声音仍然嘈杂。随后的混乱是困难的,但毕竟是实现的,周扬的力量不容小觑。在新时代到来之前去世的冯雪峰留下的正义的丧失也为使秩序摆脱混乱奠定了基础。

它们是两个金色的野鸡,因为它们用羽毛来装扮彼此的美丽,变得更加美丽。

它们是两个金色的野鸡,不关心它们的羽毛,羽毛更丰满。

可悲的是,这种经历是由悲惨的岁月甚至生命和血液写成的。原因是政治已经扼杀了文学的命运。

顺便提一下,如果引用《文坛拨乱反正实录》和作者最近发表的《知情者眼里的周扬》(经济日报出版社),那将更加有益。

2018亚洲最大赌场

下一条: 《烈火军校》老王爷、承瑞贝勒下线,三细节暗示织田显荣将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