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女教授被南邮开除!如霸道老板,她的研究生死在实验室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2-09 点击:817



根据王栋的说法,材料研究所六楼的所有实验室都是超级干净的房间。超净室,又称无尘室,是一种对环境要求较高的实验室。他们通常要换上超净的衣服,戴上口罩和鞋子才能进入六楼的超净房间,进入前需要氮气除尘。根据规定,超净室不能用作储存大量溶剂的仓库。

王栋说大学里的许多老师和学生都知道张宏梅把他公司的溶剂储存在大学的超净实验室里。张宏梅甚至要求他的研究生去学院的其他实验室推广他公司的溶剂。王栋说他见过他们。

谭死亡第六天,南友发布《南京邮电大学实验室安全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全面覆盖、宽容、严格执法、注重实效”,特别强调所有实验室危险品的管理和使用以及其他安全隐患。

概零成本公司

国有企业信息与信用公示系统显示,有一家公司以张宏梅的名义经营,即南京大瑞梅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张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最大股东。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3日,注册资本102万元。其业务范围涵盖智能技术及相关产品、环境检测设备、实验仪器、化学材料、生化试剂研发及销售。危险化学品等的销售。该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称自己“与国内外着名大学和研究所开展了广泛而深入的合作”

除了将学校实验室作为他公司的仓库,张宏梅还将购买、重新包装溶剂、送货、售后服务和记账的任务分配给他的研究生。男孩负责购买和交付商品,女孩负责记账,让学生成为公司的“雇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间接从张宏梅研究生万筱萸那里得知,张宏梅已经把他们送到南京六合区的一个仓库去购买商品,这些商品都是各种化学溶剂。因为张宏梅的大部分购买量都很大,溶剂都装在一个大桶里,她还会要求学生重新包装溶剂,并把它们寄给她联系过的顾客或单位。

王栋说在张宏梅出售的药物非常便宜,甚至低于材料研究所的一家合作公司的出价。他举例说,某一种药物的单价是32元,在张宏梅销售的价格大约是26-27元。对于这么低的价格,王栋说,“她大量购买商品。仓库使用学院的实验室。学生完成提货、重新包装、送货和售后服务的所有步骤。没有必要再雇佣更多的人了。这几乎是零成本。”

在之前的媒体报道中,张的学生说他的公司“主要销售二氯甲烷和石油醚”。根据相关规定,这两种化学溶剂属于危险品,对运输车辆和人员有严格的资质要求。

至于张宏梅是否会付钱给学生,万筱萸说帮助导师每月要多花100-200元,这笔钱将和研究生的研究资助一起发放。

据公开信息,在南京大瑞梅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2013-2018年的六年年报中,除了2014年年报公布企业员工人数为2人外,其他年份的员工栏为“企业选择不公布”。此外,年报还显示,在过去三年中,公司已为1人缴纳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统称为“五险”)。

此前,张宏梅的学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张的公司“没有正式员工,所有劳动力都是我们的”。

根据工商注册地址,记者以张宏梅的名义走访了南京大瑞梅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位于南京市栖霞区星芝科技园。记者来到第十届flo

王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南油的教学楼大多为天井式结构,中间向外敞开,隔音效果一般。有一次,张宏梅在学院的六楼实验室咒骂。他在一楼经过时听到了。

张宏梅的学生还向王栋抱怨说,每次导师在下午5: 00到凌晨1: 00召开研究小组会议,他们都有一半以上甚至80%的时间受到训斥。有一次,这个学生犯了一个错误。张宏梅下午4点钟把学生叫到办公室,责骂她直到5点或6点钟。她点了自己的外卖,让学生站着别动,看着她吃完,然后继续骂她。

对于上述声明,记者多次通过短信和电话联系张宏梅,但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

王栋说导师是决定研究生能否毕业的最重要因素。如果导师不签署硕士论文,学生将不能参加答辩。然而,未能回复意味着未能毕业。现行的研究生导师制度赋予导师几乎杀害学生的权力,这使得学生在面临导师滥用权力时难以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和合法权益。

据了解,火灾中死去的谭恩美受到张宏梅威胁要推迟毕业。谭恩美的同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12月28日,《有机电子学》杂志收到了谭恩美提交的钙钛矿论文。

(为了保护被采访者的隐私,王栋和万小羽都是化名)

这篇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回到搜狐看更多

http://salufuma.com.cn

下一条: 念好藏香猪养殖“致富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