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长江白鲟生活了1.5亿年宣告灭绝:2003年后再无白鲟实体现身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2-08 点击:1715



自2003年以来,该论文的“预证明”《世界最大的淡水鱼类之一灭绝:保护濒危动物的经验教训》一直未被发现,并于2019年12月23日在网上发布。

论文的通讯作者、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研究员魏启维博士在论文中表示,据估计,“中国淡水鱼之王”长江白鲟将于2005年至2010年灭绝。"这个消息应该早点宣布。"魏启维告诉记者。

根据他的解释,如果没有自然繁殖,物种的自然寿命已经过去,在此期间没有发现任何个体,物种将被视为灭绝。施氏鲟的寿命一般约为30年。黑龙江鲟鱼的自然繁殖最终于20世纪90年代初在中国被发现。自2003年以来,没有发现黑龙江鲟鱼,也没有人工养殖的个体。可以推断黑龙江鲟鱼已经灭绝。

“作为长江中的一个巨大物种,黑龙江鲟鱼就像山里的老虎。白鲟吃活鱼,以鱼为食。如果长江里没有鱼,白鲟就很难生存。”魏启维说道。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已经进行了全面的评估。

上述论文被媒体发布后,引起了广泛关注,微博上“白鲟灭绝”的话题被热烈搜索,拥有近5亿读者。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其官方微博上回应称,目前正在进行的亚欧鲟鱼综合评估的最终结果尚未公布。预计《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将在今年6月的世界保护大会期间更新,评估结果和相应的等级调整将正式公布。

文章结尾,该组织还表示:“根据目前的初步结果,黑龙江鲟鱼的情况并不十分乐观。”

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对“灭绝”的定义,灭绝是一个数量概念。在物种的最后一个个体被确认死亡之前,不能宣布物种灭绝。然而,对于大多数野生动物来说,实际上很难获得一个物种的最后一个个体是否活着的确切证据。

对此,魏启维告诉记者,“这个结论是科学的,不会改变。”

目前,长江生态系统中的旗舰物种包括中华鲟、长江鲟鱼、长江江豚等。然而,他们的保护情况也非常严峻。珍稀物种如中华鲟、长江鲟鱼和长江江豚正濒临灭绝。“死者已经死了,他们无能为力。我们应该让活着的人生活得更好,或者为活着的人尽我们所能,这才是合理的。”魏启维说道。

问1:近几十年来白鲟的生活状况如何?

35年来,整条河都没有发现幼鲟补剂;1996年,它被列入极度濒危物种“阿穆尔鲟”名单。它的身体呈纺锤形,前部略平,中部厚,后部略平。虽然它被称为白鲟鱼,但只有它的腹部是白色的,它的头、背和尾鳍都是蓝灰色的。它有一个又长又尖的吻,古人也称之为“象鼻鱼”。嘴在头的腹侧,嘴里只有一排微小的牙齿。发达尾鳍的上叶比下叶大,下叶被称为弯曲的尾巴。

四川渔民有句谚语叫“千斤蜡,万斤象”,“蜡”指中华鲟,“象”指白鲟。

人们经常把中华鲟比作“活化石”和“长江之王”。事实上,根据化石记录,白鲟比中华鲟更老。

据了解,生活在密西西比河的白鲟和白鲟是仅有的两种白鲟。他们的祖先在亿万年前(白垩纪)出现在地球上。

但与中华鲟、白鳍豚、江豚和其他处于生态链顶端的物种不同,白鲟的受欢迎程度相对较低。直到这个“灭绝”的消息,这种“沉默的”物种才引起公众的注意。

事实上,早在1999年,初步统计显示施氏鲟资源的数量还不到400只,自1985年以来,整条河流都没有发现施氏鲟幼鱼的补充种群。

当时的环保专家

这是自1993年宜昌河段发现活体白鲟以来的又一次发现。不幸的是,经过一个月的努力,白鲟没有得到成功的治疗。

2003年1月,在四川宜宾发现了一条误捕的白鲟。长江水科学研究所白鲟工作组发表的一篇文章记录了释放跟踪和信号丢失的整个过程。

2003年1月27日下午3点,救援队成功救出白鲟后,白鲟被声纳标记放生,并被长江渔业研究所追踪。

文章称,2003年1月29日21时58分,当白鲟继续向下游移动到达九龙潭江段时,快艇的螺旋桨和跟踪设备遭到损坏,由于海滩速度快、航道复杂,无法继续跟踪。

白鲟工作组可以从三个方面分析信号丢失的原因:人类对白鲟的分布和行为仍然知之甚少;河床复杂,形成许多信号“死角”。声纳发生器直接固定在鲟鱼身上。它可能脱落并沉积在裂缝中,或者被淤泥淹没。

根据国家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局周小华在2019年9月发表的一篇《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文章,2006年4月和2007年1月,当科研部门在平山-泸州米朵河段进行声纳探测时,在白溪-楠溪江段先后探测到8个阿穆尔鲟疑似信号。

但是白鲟的实体再也没有出现。根据与长江白鲟相关的公开信息,长江白鲟又被称为中国白鲟和中国剑鱼。它是中国最大的淡水鱼。它长2-3米,重200-300公斤,最大体长7.5米。因为它的鼻子像象鼻一样长,所以也被称为象鱼。

长梭形,上颚和下颚都有尖细的牙齿,长的剑形吻部,是眼睛后部的1.5-1.8倍。吻从前到后逐渐变宽,前端钝尖,窄而平,基部厚。身体没有骨板状的大硬鳞。尾鳍上边缘只有一排带刺的鳞片,背部为浅紫色灰色,腹部和鳍部为略带白色的粉红色。

中国古代的白鲟被称为金枪鱼。春天向上游产卵。它主要分布在我国从宜宾到长江口的长江主要支流中。钱塘江和黄河下游也有发现。它是一种珍稀动物,是中国的特产,属于国家一级野生动物保护。目前,资源量明显逐年减少,面临迫在眉睫的危险。它被称为“水中大熊猫”。

新京报记者王军

编辑白爽和校对杨许立

扩展阅读3354

[1]白鲟已经灭绝,中华鲟长江鲟鱼“极其危险”。长江水精灵路在哪里

发布时间:01-04

魏启伟1993年在宜昌河段救助一只白鲟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魔铃照片:楚天都市报记者刘忠灿

2日晚,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了魏启伟教授。白鲟灭绝的报道被《中国鲟鱼保护与产业发展管理》等主要媒体通过网络转发,无数网民感到遗憾。

中华鲟和白鲟都是国家级保护动物,都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度危险”。长江水精灵的道路在哪里,比如中华鲟和长江鲟鱼?昨天,记者再次采访了相关部门和专家。

鲟鱼数据地图

鲟鱼1993年或功能灭绝

2019年9月中旬,上海。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专家组举行了为期三天的会议,对欧洲和亚洲十几个鲟鱼物种进行濒危评估,其中包括长江白鲟。魏启维和他的学生张辉博士参加了会议。在此之前,自然保护联盟和外国专家曾多次考虑宣布白鲟灭绝,但魏启维并不同意。

但是这次,魏启维接受了wh的评价结果

自然保护联盟如何定义一个物种的灭绝?一般来说,如果一个物种没有自然繁殖,并且已经过了该物种的寿命,并且在此期间没有发现任何个体,则该物种可以被视为灭绝魏启伟说,白鲟的产卵场在长江上游的金沙江地区,但自1991年以来没有发现白鲟的自然繁殖。1993年以前,每年或每两年都有白鲟被误捕的记录,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现。

最长的人工养殖白鲟存活了29天。

白鲟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眼前是在2003年。魏启维向记者回忆说,当年1月23日,他和同事在四川宜宾南溪段救出了一条白鲟,并在上面安装了超声波跟踪器,以释放长江。然而宜宾段流速过高,跟踪船触礁后失去信号。两天后,跟踪船修好了,但没有信号。

“我们从平山发现了长江口和上海。小型快艇行驶了整个长江和金沙江下游。我们在六年内沿着长江搜索了八次,但都失败了!悲伤!”魏启维感叹道。

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人民日报》,自2003年以来,连续16年没有发现存活的黑龙江鲟鱼。作为长江的旗舰物种,黑龙江鲟鱼的灭绝反映了整个长江生态系统的状况魏启伟说,白鲟是一种在长江上游繁殖的江海洄游鱼类。葛洲坝的修建阻断了白鲟的繁殖渠道。此外,诸如航运、捕鱼和污染等人类活动的增加,特别是长江鱼类的减少,已经无法支撑大型白鲟的生存。

"目前,还没有白鲟的长期饲养案例,也没有人工繁殖的生存机会。"魏启维说,他喂养的最长电流是29天。这是2002年从南京河里救出的一条白鲟。

为什么黑龙江鲟鱼不能人工繁殖?魏启伟解释道:首先,当时交通不方便,很多白鲟在接到渔民的假捕信息后赶到现场时已经奄奄一息。其次,当时科学研究条件有限,养殖黑龙江鲟鱼需要直径近20m的池塘。此外,对水的需求非常高,需要充足的氧气供应。

"当我们有能力理解和帮助它时,它就不会再出现了."魏启维遗憾地说。

中华鲟已经连续3年没有自然产卵

像白鲟一样,中华鲟和长江鲟鱼也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评为“极度危险”。幸运的是,中华鲟和长江鲟鱼每年都成功地人工繁殖并投放到长江。

但是野生中华鲟和长江鲟鱼的情况并不乐观。多年来没有对野生鲟鱼种群进行监测。根据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的监测,自2017年以来,葛洲坝下游中华鲟核心保护区没有发现中华鲟自然繁殖的迹象,葛洲坝是中华鲟唯一的自然产卵场。

“在上海,幼鱼进入海洋的唯一途径长江口,监测也一无所获。”长江水产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成友告诉记者。

长江保护给长江精灵带来生命。2017年和2018年,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先后颁布了长江鲟鱼和中华鲟救援计划。今年1月1日,为期十年的长江禁渔正式开始。

魏启维说,为了拯救野生中华鲟,当务之急是在洞庭湖与长江的支流中重建适合中华鲟的自然栖息地。然而,长江中的个体鲟鱼相对较少。目前,长江宜宾段更有可能恢复自然生境。

[2]长江白鲟宣布灭绝!来源:中国科学院水产科学研究所

最近,农业部

长江作为母亲河,不仅滋养了中国古代文明,也滋养了万象的生活。长江有400多种不同的鱼类和180种特有的鱼类。长江不仅是绿色、草地、鲢鱼、鳙鱼等重要经济鱼类的天然种质资源库,也是许多珍稀水生生物的避难所。在1988年国务院批准的《长江三峡工程生态与环境监测公报》中,有16种珍稀保护野生鱼类,其中中华鲟、白鲟和长江鲟鱼分布在长江水系,亚洲粘鲤、旱獭、川陕哲罗鱼和松江鲈鱼为第二保护动物。

在这些鱼类从繁荣走向濒危的过程中,人类对水利发展造成的栖息地破坏或过度捕捞造成的种群急剧减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自然保护区”成立于2005年,但在长江经济发展与珍稀水生生物保护之间的博弈中,这些珍稀物种的命运岌岌可危。他们迫切呼吁人类倾听自己的心声,呼吁人类保护这些稀有物种,保护长江母亲河.

鲟鱼:我的传说一直流传在长江里,但是,人类再也看不到我在长江里向着波浪前进的英雄气概了.

白鲟(照片来源:长江上游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珍稀特有鱼类图集)

白鲟(Psephurus gladius)是现存的两种多齿鲟科鱼类之一,因为它的吻长如象鼻(占体长的1/3),又被称为象鼻鱼和中国剑鱼。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之一,黑龙江鲟鱼的最大个体可达7米长。它真的是“淡水鱼之王”,所以长江渔民也给它起了个绰号“万斤大象”。性成熟的黑龙江鲟鱼个体通常分布在长江中上游的主要支流,是凶猛的食肉鱼。每年3月至4月是白鲟的繁殖期。大量亲本鲟鱼聚集在金沙江下游宜宾段和四川省江安段产卵。幼鲟迁徙到河的下游。随着个体的不断生长,它们逐渐分散并在长江口的支流、湖泊甚至微咸水区觅食。

黑龙江鲟鱼是长江水生态系统中的顶级捕食者,相当于草原上的狮子群和海洋中的大白鲨。它对低等物种种群有很强的控制力。甚至凶猛的鳜鱼也会成为黑龙江鲟鱼的食物。因此,鲟鱼在长江水生生态系统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史氏鲟(分布在亚洲)和普立顿斯帕图拉(分布在美国密西西比河)是分布在太平洋上的古老遗迹群。它们对于研究欧亚大陆和北美的地质历史和生物交换过程,比较两大洲生物群的演化差异,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水坝堵塞和过度捕捞已经对黑龙江鲟鱼的野生种群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由于白鲟不能人工驯养,它是长江三种鲟鱼中唯一没有人工繁殖成功的一种,这也造成了人类无力保护它的局面。自从2003年在四川宜宾段调查白鲟以来,十多年来没有人见过长江白鲟。最近,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一篇研究论文中说,白鲟有望在2005年至2010年间灭绝。

中华鲟:我曾经是恐龙的好朋友,在长江里生活了几亿年,但是现在,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的同伴也越来越少了.

中华鲟(图片来源:中国淡水鱼类原色图集)

中华鲟(Acipenser sinensis)是白垩纪以来最古老的鱼类之一,已经经历了1.4亿年。他们见证了长江的形成和变化,见证了长江的繁荣

全世界的鲟鱼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威胁,包括中华鲟。1981年葛洲坝的修建阻断了中华鲟的迁徙路线,迫使中华鲟失去了原来的产卵场,栖息地的丧失和过度捕捞导致其种群数量迅速下降,生殖种群性别比失衡(雌雄比接近);然而,三峡水库蓄水引起的产卵场环境变化进一步加剧了中华鲟的濒危状况。

人们已经做了很多努力来保护中华鲟物种。1983年中华鲟人工繁殖成功后,已有60多万只中华鲟被放生(农业部2014年数据)。不幸的是,这些努力仍然无法阻止其自然人口的减少(被释放的个人的贡献率不到10%,自然生殖补充仍然是维持其人口的主要方式)。最新的科学结果显示,中华鲟已经连续两年(2017年和2018年)没有受到繁殖监测。到2018年,葛洲坝下中华鲟的繁殖种群还不到20个。

由于大量人工养殖中华鲟个体的存在,完全人工繁殖的瓶颈已经突破。因此,保存中华鲟的希望依然存在。然而,恢复其自然人口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长江鲟鱼:我是中华鲟的迷你版。虽然我这么小,长江这么大,但我还是没有立足之地。

阿穆尔鲟(照片来源:长江上游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珍稀特有鱼类图集)

阿穆尔鲟(Acipenser dabryanus),又名阿穆尔鲟,俗称小蜡或蝾螈,看起来与中华鲟非常相似,是关系最密切的姊妹种。主要区别是长江鲟鱼鳃耙较多(一般为33-54),中华鲟鳃耙较少(一般为14-28);中华鲟应该从河流迁徙到海洋,而长江鲟鱼不应该迁徙。它是一种淡水定居鱼。与长江中的两条鲟鱼相比,最长的鲟鱼只有1.2米(约15公斤)大,是最小的鲟鱼。长江鲟鱼主要以底栖动物为食,分布于长江中上游和金沙江的主要支流。长江鲟鱼产卵场也分布在金沙江下游和长江上游河江之间的河段。繁殖期是从三月到四月。秋冬季有产卵类型,属于多种产卵类型。

栖息地的丧失被认为是鲟鱼数量减少的主要原因,尤其是近年来,长江上游主要支流的水电工程、航道整治和采砂活动几乎没有给鲟鱼留下多少空间。在近年的专项监测中(2014-2018年),每年仅捕获1、3、1、4、3条鲟鱼,野生种群的濒危状况与中华鲟相当。

目前,长江鲟鱼的全面人工繁殖技术也已突破。第一代后代已于2003年开始形成,到2018年将有超过85,000只不同规格的幼鲟被放生。然而,如何提高被释放个体的存活率和对外界的适应性,如何修复它们的栖息地,是今后鲟鱼保护中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

胭脂鱼:我在长江里“一帆风顺”,但我不知道我的“鱼类生活”和我们的人口是否总能“一帆风顺”?

胭脂鱼(照片:邱宁)

胭脂鱼,又称黄牛排和焦鲷,是中国胭脂鱼的唯一代表种,分布于长江和闽江。目前,岷江胭脂鱼很难见到。胭脂鱼(Myxocyprinus积雪草)与史氏鲟相似,也是分布于太平洋的一个古老群体。然而,北美仍有70多种,但亚洲只剩下一种胭脂鱼(Myxocyprinus积雪草)。因此,研究欧亚大陆与北美大陆的地质历史和生物交换过程也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胭脂鱼人工繁殖的发展历史悠久。自1978年四川省万州水产研究所首次获得池塘人工繁殖胭脂鱼成功以来,全国水产研究所每年都开展大量胭脂鱼繁殖和释放活动。根据中国科学院水产研究所1996-2018年的现场监测记录,每年(每年14只)都有一定数量的幼年或成年亲本胭脂鱼被误捕,表明胭脂鱼在长江中仍保持着相对稳定的种群规模。

安圭拉马莫拉塔:我的名字很美,但我不想成为一个传奇。亲爱的人类,请把我留在长江里!

Anguillamar morata(图片来源:长江中下游的土着和外来鱼类)

安圭拉旱獭(安圭拉旱獭),又称流鳗和雪鳗,分布于韩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主要分布于长江下游及其中国南方省份的河流中。旱獭(安圭拉岛)的身体呈圆柱形,背部略平,一般看起来像一条巨型鳗鱼,在广东被称为“鳗鱼王”。旱獭安圭拉是一种下行河流性质的洄游鱼类。成熟的亲鱼从河流迁徙到遥远的水域产卵繁殖。鸡蛋在洋流中孵化。孵化出来的幼鳗蜕变成柳树鳗鱼,沿着洋流漂流到河口海岸,逐渐蜕变成白色鳗鱼(俗称线鳗鱼或玻璃鳗鱼)在河流中生长和育肥。

近年来,由于过度捕捞、水污染和筑坝阻断其顺流迁徙路线,旱獭安圭拉的资源急剧下降。目前,旱獭的野生苗可以人工培育,但人工繁殖尚未完全成功。

川陕哲罗鱼:为了适应长江目前的生活环境,我一直在努力工作。人类,请不要放弃我!

Hucho bleekeri

Hucho bleekeri,又名鲶鱼和老虎嘉鱼,是四川西北部岷江上游和大渡河冰川时期残存的一种冷水鱼类。它在研究动物地理、鱼类系统发育和气候变化方面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四川和陕西哲罗鱼最大的个体可以达到50公斤,背部有脂肪鳍。繁殖期为每年3月至5月。雄鱼和雌鱼一对一对,有筑巢行为。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来自四川和陕西的哲罗鱼也是当地的经济鱼类。自那以后,由于过度捕捞、污染和水坝建设等人类活动的干扰,人口数量急剧下降,在许多历史分布区很难找到其踪迹。

幸运的是,通过科研人员的不懈努力,四川和陕西的哲罗鱼于2013年6月在陕西省太白县成功人工繁殖。据2018年10月最新消息,研究人员通过水下视频和科研捕鱼证实了陕西太白河哲罗鱼(Hucho taimen)种群的自然繁殖,为四川和陕西野生哲罗鱼种群的延续带来了希望。

松江鲈鱼:我曾经是甘龙给的“江南第一鱼”。这对尊贵的客人来说是一道佳肴。由于濒临灭绝的物种,我现在已经成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我希望我们的濒危物种不会再次“升级”!

松江鲈鱼(图片来源:中国淡水鱼原色图集)

松江鲈鱼(Trachidermus fasciatus),连同黄河鲤鱼、松花江鳜鱼和兴凯湖白鱼,被称为我国四大名鱼。它们主要分布在我国东南沿海及相关河流的水域,以上海松江县最为着名。松江鲈鱼看起来很像暗纹齿鲷。繁殖季节,亲鱼头部和侧鳃盖上有两条橙色斜带,露出四片鳃叶,因此得名“四鳃鲈”。松江鲈鱼是何江河的一种洄游鱼类。幼鱼在淡水中育肥,并在繁殖季节(12月-2月)从淡水迁移到海里。松江鲈鱼的年渔获量在20世纪50年代达到1万公斤。

近年来

除了上述珍稀鱼类之外,长江流域还包括两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金线(Sinocyclocheilus grahami)和秦岭细鳞鱼(Brachymystaxlenok tsinlingensis)。其中,滇池金线分布在长江、红河、珠江流域的涌泉、溶洞和地下河中。秦岭短尾鲑分布在秦岭山脉的10多条山溪中,秦岭山脉是长江和黄河的分水岭。与上述物种一样,这些鱼类也遭受着人类活动造成的栖息地破坏。人口稀少,生存受到严重威胁。

2016年,“把长江生态环境的恢复放在当前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压倒性位置,共同努力,争取更大的保护,而不是更大的发展”的号召给长江中这些稀有的水生生物带来了光明。三年多来,“长江保护”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

根据农业和农村事务部水产研究所组织开展的2017年长江江豚科学检查结果,长江江豚数量约为1012只,种群急剧下降的趋势已初步得到遏制。自2018年起,在长江流域逐步实施禁渔和退渔后,效果初步显现,鱼类资源有所恢复。根据水产研究所的专项监测结果,与2017年相比,2018年长江上游经济鱼类和特有鱼类如柱状虾虎鱼、异叶虾虎鱼和黄颡鱼的数量有所增加。赤水河单船捕捞产量从禁渔前的4公斤/天/船增加到禁渔后的6公斤/天/船,一些多年未见的物种(如银鲳鱼和长吻)再次出现。

2019年,应水产研究所曹文轩院士多年的呼吁,三部委联合发布《整体环境科学》。2019年12月27日,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发布通知称,从2020年1月1日起,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保护区等332个自然保护区将完全禁止生产性捕捞。除了这两类保护区外,长江干流和主要支流的其他自然水域最迟从2021年1月1日00: 00起暂时禁止捕捞,在此期间禁止生产性捕捞自然渔业资源。到目前为止,母亲河长江已经进入10年休整期。这些濒临灭绝的特有鱼类应该能够享受它们的“鱼类生活”。回到搜狐看更多

http://www.xiaguannews.cn

下一条: 他来了她来了!千名学生走进AI课堂,与阿尔法蛋共同探索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