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就这么多的驴皮,哪来5000吨的产量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21 点击:804



新华社记者周珂感到一阵寒意,这也是冬季的时候。驴皮明胶作为传统的补血佳品,虽然“珍贵”,但很受欢迎。但是你有没有担心过,当你花很多钱的时候,你买的是由牛、猪、马皮甚至工业用皮制成的假阿胶?

业内人士指出,根据阿胶的供应量,阿胶的年产量应该只有实际销售额的60%左右。这意味着近40%的假原料可能已经混合到生产过程中,并转化为各种“阿胶”产品,在市场上公开销售。

原材料VS产量:一点点“驴头不是马嘴”

这是一组有趣但不刻意的数字:山东阿胶行业协会根据100多家阿胶制造企业的年产量报告计算,阿胶的年产量至少为5000吨。

易娇行业龙头企业东阿易娇有限公司的市场监测数据显示,目前据易娇在中国的销售估计,大约需要400万张易娇皮,而国内总供应量不足180万张。

根据《国家畜牧统计年鉴》,我国驴的数量已经从20世纪90年代的1100万头下降到目前的600万头,并且还在以每年大约30万头的速度下降。阿胶行业专业人士董曙光表示,以每年120万阿胶产品的正常产量加上驴皮的进口因素为基础,全年可生产的阿胶总量超过3000吨。橡胶生产用驴皮的年供应量仅为目前产量的60%左右。

Bu荀,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中心测序中心主任,表示由于繁殖困难、周期长、效果慢、效益低和大规模繁殖,中国驴种群持续下降。供需矛盾导致驴皮价格逐年大幅上涨,生驴皮价格以每年23%的速度上涨。“一块驴皮要2000到3000元,而一块马和骡皮只需200元。猪皮和一些制作皮鞋和皮包时留下的残片更便宜。”

采访中,业内许多人告诉记者,受巨额利润驱动,一些制造商经常掺杂阿胶原料。由于价格相对较低,这些假阿胶产品以贴纸或批量销售的方式出售给偏远的县乡两级超市或药店,或通过互联网渠道打着低价的幌子出售。

董曙光表示,目前市场上主要的药食两用阿胶产品有阿胶块、阿胶口服液、阿胶饼、阿胶枣等。这些产品混有好人和坏人,有些阿胶蛋糕甚至不含阿胶成分。

类型和价格有点混乱:“信任危机”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

这些阿胶煮得越多,就越臭。它们能被吃吗?“一位姓陈的妇女报告说,她从当地一家乡镇药店买的阿胶味道和颜色都令人恐惧,但她不敢吃。

阿胶是一种罕见的中药,是山东特有的传统名品。中国90%以上的阿胶产自山东。中国中医研究院名医学术思想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医师阎石说,药典明确规定阿胶只能与驴皮一起煮,具有补血滋阴润燥的功效。其他动物皮有不同的煮胶效果,其中牛皮煮胶被称为黄明胶,其功能与阿胶相似但有第二种效果,而与马皮煮的“阿胶”则有相反的效果。马皮具有血液特性,“一旦被孕妇食用,就很有可能导致流产。驴骡、骡和骡生皮在感官上与驴皮无法区分,容易掺假。卜勋说骡皮不能用阿胶煮,因为它有马的基因。据了解,该怎么办

业内人士指出,阿胶行业目前面临两个“识别困难”。一个是难以识别原材料。这些皮与骡子、马、牛、工业用皮、屠宰场剩余的皮等混合在一起。传统的识别方法受到了挑战。第二,产品鉴定困难,阿胶掺假产品很多,药典方法落后,跟不上假冒技术。卜勋表示,近年来,该国检测阿胶产品掺假的主要目标是牛皮,即牛源性成分,而对马皮、骡皮、猪皮等成分没有强制性要求,给一些肆无忌惮的商人留下了用各种手段混淆驴皮的空间。

根据阿胶生产行业,目前完整驴皮的传统“头、耳、尾、蹄”检测方法已不能完全满足生产企业的需求。关键是从源头上控制驴皮原料的真实性。

据了解,近年来,东阿阿胶有限公司先后在全国建立了20个驴药种植示范基地,实现了可追溯到产品生产全过程的全产业链模式。通过物联网技术,驴被植入一个芯片,每头驴都有一张“身份证”。此外,山东部分阿胶企业也将脱氧核糖核酸分子鉴定技术应用于驴皮原料的控制和阿胶成品的检测。消费者可以通过基因查询系统输入“产品批号”,查询与成品对应的“基因检验报告”。

Buxun表示,基因全面检测为阿胶生产建立了从源头质量控制到产品质量鉴定的技术保障体系。解决了阿胶、阿胶及其衍生物生产过程中的质量控制和产品质量鉴定问题,将促进国内阿胶产业健康有序发展。食品药品安全是关系到民生的重大问题。如何在质量上取得成效取决于国家监督、行业自律和技术进步。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阿胶生产技术的代表性传承人秦玉峰表示,监管部门应加强对阿胶行业造假活动的网上和网下打击,让造假者付出高昂的代价。秦玉峰建议国家加大对养驴业的扶持力度,给予与牛羊养殖同等的补贴和支持,并将养驴作为精确扶贫的措施,缓解阿胶原料供应的矛盾。

——

下一条: 把蔬菜大棚打造成“聚宝盆” 引领全村奔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