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专访科技教父施振荣:71岁第三次再造宏碁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14 点击:787



上周五,宏集团宣布了2014年第一季度的业绩。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为新台币100万元(约4万美元),远高于分析师预期的11.7亿元(约3900万美元)的净亏损,这也结束了宏连续三个季度的亏损。

距离去年11月石荣臻当选宏董事长兼临时总裁只有半年时间。这位71岁的台湾科技教父收拾残局的能力超出了预期。事实证明,尽管他似乎已经淡出宏的日常管理,但他对近年来宏的问题了如指掌。

他向腾讯科技透露,他只剩下八个月的时间来完成第三次重建宏的任务。6月18日辞去董事长职务后,他不再负责大局,只继续担任宏自建云(BYOC)的首席建筑师,这是宏在石荣臻计划中转型的最关键部分。

石荣臻坦率地说,不仅云业务之外的一些人有一些抱怨,甚至连云业务内部的许多人也“不明白”。然而,对宏而言,将软件云添加到电脑的硬基础上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转型方式。他认为宏固有的双赢文化是云服务成功的基础。

也许施荣臻拯救宏并不难。困难的是培养宏应对未来变化的能力。用他的话说,“变革的能力深深根植于组织之中。否则,改革将在10年或20年后面临。请那时约我出去。对不起,你帮不了我出棺材”。

宏上一代高管翁任剑和王振堂辞职后,石荣臻为宏选择的下一任领导人是陈盛骏,他在英特尔和TSMC都有丰富的经验。然而,根据以往的经验,施荣臻在交接棒时仍然选择他的创业伙伴黄华少为下一任主席,但施强调,他希望陈盛骏三年后能担任主席。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宏完成了信心的重建、文化的重组、组织结构的更新和转型方向的确定,并从亏损状态扭转过来。尽管新的云业务似乎面临许多困难,宏已经开始行动。

八个月的革命

“本质上,我不愿意回去”,这是施荣臻对腾讯科技说的话。

自宏第二次重建以来,石郑融已经退休10多年了。如果宏没有到达最危险的时刻,他肯定不会再回到山上。当宏连续几个季度遭受亏损,资本市场失去信心时,他不得不重返公司,接管整个局面。

他一回来,宏的股价就停止下跌。这是石荣臻在过去两次救宏中积累的信心红利,这让石荣臻感到宽慰,也感到巨大的压力。幸运的是,宏告别了2014年第一季度的亏损,这给外界和内部带来了更多信心。

石荣臻做了什么?他透露,宏的重建应该从多个角度考虑:“第一个是未来的接班人。在前一代宏领导人辞职后,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应重新选择;

第二是整理组织文化,因为宏过去尊重渴望快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西方王道文化。为了可持续的业务运营,“创造利益平衡”的价值应该深深植根于整个宏组织。

第三是考虑未来。石荣臻为宏选择的转型方向是BYOC打造自己的云,公司将从硬件公司转变为软硬件服务。

石郑融在对上述三个问题进行了清醒的思考后,做出了具体的调整。除了重建其企业文化,它还将原公司的个人电脑部门和智能手机部门转变为五大业务集团。一方面,它为未来发展重新分配资源,另一方面,它加强了中生代领导人的培训。

在荣臻的所有战略中,最引人注目、最核心的一个就是转型云服务,这显然与加强移动终端的预期战略完全不同。对此,荣臻的解释是

个人关键数据和公司关键客户数据都需要通过云技术共享和使用,宏的自建云可以完全解决这些问题。同时,就成本而言,这种转变方向也是最佳选择。宏云平台已有十多年的历史,技术上完全可靠。

但是对于一家多年来一直专注于硬件的公司来说,这种转变非常困难。目前,世界上没有一家硬件公司的私有云取得了广泛的成功。对此,石荣臻表示他并不担心。宏品牌已经存在了30年,已经深深扎根于各个地区和国家的人们心中,所以他可以利用这个品牌的知名度。

他认为如果“遵循苹果和谷歌的方向,战争不可能在第一天就打输。然而,自建云可以尽可能慢地播放,并且不会太麻烦。它们都是现成的。硬件随时可用,软件已经可用,服务学得也很慢。”

反思宏的衰落

对于宏过去5年越来越差的整体表现,石荣臻认为,最大的外部因素是个人电脑产品本身正在缓慢萎缩,面对新产品和新市场,宏正缓慢前行。内部原因是企业管理层缺乏“换人”的能力。它希望Wintel联盟放弃自主创新的可能性。

石荣臻表示,在过去几年里,个人电脑市场环境有所下降,但宏的战略没有及时调整,仍在沿着原来的道路前进。在个人电脑成长期间,渠道上的巨大压力不会给竞争对手一个进入的机会,也无法保持其领先地位。然而,如果对个人电脑的需求已经减少,而商品仍被压入渠道,结果将是库存积压,新产品供应疲软,以及上游和下游的损失。

在这种情况下,宏本应改变其商业模式,尤其是面对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业务的整体,思考新的利益平衡概念,但宏行动缓慢且毫无意义。早在2010年,石荣臻就提议考虑发起变革,但不幸的是,当时的管理层也想利用原有的战略来浪费宝贵的变革时间。

对于上一代宏经理来说,石郑融的评价很清楚总的趋势,但他不了解最新的变化。他一直希望wintel Alliance在新市场取得成功,但因为微软和英特尔没有在一起,最终导致了后果。

”当公司陷入困境时,危机感就存在了,但当公司处于繁荣时期时,危机感自然会慢慢消失。这一次,在宏的历史上,它被推迟了一点。”

这一小小的延迟最终导致王振堂和翁任剑等宏管理人员退出历史舞台。

支持新管理层

对新任首席执行官陈盛骏和施荣臻的信心,这也是他愿意在回到宏八个月后交出指挥棒的主要原因。在采访中,他反复向腾讯科技强调,陈盛骏“模式已经足够”。

在荣臻眼里,陈盛骏非常活跃。他上任后,每周都会召集所有总经理开会。如果有任何问题,会议将于下周开始。第一季度,我去了所有地区。我实事求是地了解市场,提高当地的士气。此外,这种模式足够高,可以很好地沟通并理解自建云的含义。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宏变革委员会黄华少、石荣臻和陈盛骏在一件事上有不同的看法,但因为共同的目标是相同的,所以每个人应该有89%或90%以上的人同意。3%或5%的人有意见冲突后,每个人都会调整他们的相互支持。陈盛骏最终同意全力支持并让他推动。

值得注意的是,施荣臻6月卸任后,可能是宏早期企业家之一的黄华少将接替他。黄光裕未来的角色是负责将台湾或大陆的生产与市场和服务端连接起来,以确保宏各项业务在流程上的顺利运作。

石荣臻还向外界强调,他希望陈盛骏能在3年内共同接任董事长一职。显然,黄华少的角色更多的是支持空降士兵陈盛骏。石荣臻自己会骗人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下一条: 柳传志:有理想而不理想化才能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