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李开复:苹果该找个中国区总裁了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14 点击:1257



苹果与中国关系的未来也成为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彭博电视和李开复的相关问题和答案值得一提,涉及创新、趋势和中国的审查制度。李开复认为,作为一家罕见的没有中国总裁的跨国公司,苹果越来越需要这个职位。

据钛媒体报道,随着央视3.15事件的发酵,苹果与中国关系的未来也成为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在最近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李开复就中国移动通信市场、创新、审查等话题做了一些解释。以下是他的精彩观点:“苹果中国最需要一位总裁,并且需要将其零售店增加一倍。

苹果和中国移动在达成正式合作协议方面进展缓慢,这需要中国公司更大的灵活性。中国公司总裁的背景也是一个关键因素。

廉价手机对苹果的中国市场没什么意义,对高端市场更乐观。

美国普遍认为“中国科技公司只是模仿者”,这种评价对中国公司不公平。

“审查更多的是关于言论自由,而不是短期和中期的创新。”

我认为人们必须承认社交媒体在中国是一个历史性的发展,可以预测社交媒体将为中国带来更多好处。

很遗憾谷歌离开中国给谷歌带来了商业损失,但在很大程度上这种情况并没有改变。

1。苹果中国需要总裁,需要扩大零售店

Host:苹果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将其在中国的零售店增加一倍。然而,与此同时,其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正在下降。国际数据公司的调查显示,三星去年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跃升至首位,销量翻了三倍,而苹果以7.9%的市场份额跌至第六位。

创新工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今天出席了会议。开复最初为苹果工作,后来加入微软研究院,后来成为谷歌中国的创始总裁。谢谢你今天的面试。首先,我想问一个关于苹果的问题,因为它在中国遇到了风险。它面临哪些风险?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李开复:谢谢!我认为苹果在中国是一个特别杰出的品牌。如果它能在实施层面做好工作,我对它的未来很乐观。在中国,苹果的品牌效应非同寻常,需求非常大。这是一份高质量的礼物。从儿童到成人,他们喜欢拥有苹果产品,并愿意花更多的钱购买苹果产品。

然而,与此同时,苹果在中国的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需要一个负责中国地区的人充当与政府打交道和解决公共关系危机的外部窗口。苹果中国是少数几家没有中国总裁的跨国公司子公司之一,因此很难直接与中国公众和政府沟通,以解决315危机,这种危机在中国的跨国公司很常见。

我很想看到苹果在中国扩大零售商店,但实际上几年前它应该把零售商店翻一番。这些都是行政层面的问题。所以我说,如果苹果能做好实施工作,对苹果产品的需求是巨大的。

2。苹果和中国移动在达成正式合作协议方面进展缓慢,需要中国企业给予更多灵活性。

主持人:众所周知,库克本人去过中国很多次。他日程表上最重要的项目之一是与中国移动达成正式协议。你认为这个过程为什么需要这么长时间?你认为是因为中国没有负责人吗?

李开复:我认为他们之间有一定的关系。我认为真正的核心原因是中国移动和苹果不习惯屈服。我认为中国移动不可能做出让步,所以苹果需要更灵活的政策。我们在苹果公司最近就保修问题史无前例的道歉中看到了这种灵活性。这表明苹果愿意保持灵活性。但是,如果中国有一个在政府层面有良好关系的负责人,我认为这将加快这一进程。

3。廉价手机对苹果的中国市场没什么意义,对高端市场更乐观。

主持人:廉价手机对苹果公司规避风险有多大帮助?廉价手机会在多大程度上让苹果对缺钱的消费者更具吸引力?你觉得苹果的廉价暴民怎么样

李开复:事实上,我不认为在中国推出更便宜的苹果手机会特别重要,原因很简单,在中国购买手机不同于在美国购买手机。用户不会被迫绑定包和手机。他们支付的实际上是手机的零售价。我们听说一部便宜的苹果手机的价格也接近300美元,而一部便宜的安卓手机可以以大约100到150美元的价格买到,所以苹果手机在价格上对于真正囊中羞涩的买家来说仍然没有竞争力。我认为苹果将继续保持其高端品牌形象。所以我更喜欢高端市场。引入低端苹果手机可能会有所帮助,但这不是灵丹妙药。

关于创新工程和我们投资的企业,创新工程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为移动市场的应用开发提供早期孵化。我们投资的一些企业做安卓应用,一些做苹果手机应用。我们发现安卓出货量增长非常快,超过了苹果手机。然而,苹果手机上的应用更有利可图,因为苹果用户在使用应用时有更好的支付习惯。因此,很自然,我们投资的许多应用程序都专注于能够同时使用安卓和苹果手机。

4,“这样的批评(中国科技公司只是模仿者)是不公平的”

主持人:在创新工作中,你一直致力于投资中国最好的创新项目。你曾经说过,中国不太可能创造出像苹果手机这样的下一个产品。你认为中国和美国的创新怎么样?在美国,人们普遍认为中国科技公司只是模仿者。

李开复:我认为这样的批评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公平的。的确,许多中国科技公司是通过模仿美国的想法创立的世界各地的许多公司都是这样做的。然而,如果我们列出真正创新的美国公司那些颠覆性的公司,如我们所说的苹果和谷歌,在硅谷之外很少有公司能达到这个水平。

我认为中国很难拥有像苹果和谷歌这样的公司,但我确实认为大多数创新型公司都不是破坏性创新。在中国创建一个无破坏性的创新公司是完全可能的,比如微软、一个小型的脸谱网或Instagram。我还将这些公司归类为强大的“迭代执行”创新公司。他们可以发现用户的需求,开发初始产品,并根据用户反馈快速迭代和执行。

因此,那些表现良好的公司包括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以及较小的公司,如我们对啪啪和豆荚的投资正在快速增长,并迅速赢得许多用户。他们都属于“精益创业”公司,属于另一种类型的公司。他们可以快速启动、执行和复制。我坚信,这种具有集成能力和复制能力的创新正在中国蓬勃发展,并将继续取得成功。

这些公司有时确实会从美国和中国获得灵感,但他们也会添加自己的想法并将其融合在一起。腾讯的微信或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在运营两年后拥有4亿用户。如果你分析一下,你会发现它不是像苹果和谷歌这样的突破性企业,而是来自中国和美国的许多想法的结合,并有一定的创新。然而,实施速度非常快,并且利用了中国巨大的市场规模。这就是为什么这种复制创新非常强大。他们将继续出现在中国和美国。

5。不要把审查和技术创新联系在一起

主持人:开复曾经领导过谷歌中国。最近,他被《《时代》》杂志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100人。接下来,我想谈谈创新和审查制度。你在新浪微博上有3000万粉丝,但你的账户不久前被屏蔽了。推特和脸书在中国仍然被屏蔽。如果目前的审查制度继续存在,中国会出现真正的创新吗?

李开复:我认为审查更多的是关于言论自由,但在短期和中期,它与创新没有太大关系。智能公司可以生产用户需要的产品,而在现有的移动连接市场上有如此多的用户需求。在创新工作中,我们非常注重利用中国的独特特点,即中国的移动市场将比美国大两到三倍,但劳动力成本雇佣工程师的成本只有四分之一。

我们拥有的机会是可以想象的:企业家可以想出一个主意,花四分之一的时间

至于当用户无法阅读推特、脸书和硅谷最新最好的创新时会发生什么,我认为这可能会对创新产生长期影响,因为这意味着用户没有交流的平台,也无法使用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我认为从长远来看,这将是一个潜在的问题。然而,与此同时,中国的创新和创业环境确实非常活跃,其成本是现有市场的四分之一,规模是现有市场的两到三倍。

6,“从几乎完全的限制到现在,中国的新闻环境已经大大开放规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

主持人:你认为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怎么样?他们对审查制度持什么态度?你觉得他们更开明吗?

李开复:关于审查制度,比较中国目前的情况和三到五年前的情况比比较中国和美国的情况要好。在社交媒体出现之前,传统媒体比现在受到更多的限制。

因此,从几乎完全的限制到现在,中国的新闻环境已经大大开放规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从程度上来说,开放了数百倍。如今,中国网民正利用这种相对开放的态度来表达历史上最多样的观点。我认为人们必须承认社交媒体在中国是一个历史性的发展,可以预测社交媒体将为中国带来更多好处。

至于新领导人,我们听到了许多积极的信号,表明他们愿意听取批评、反腐败和法治。我认为所有的陈述都让我们乐观。我希望很快看到行动与表达一致。

7,“即使脸谱网现在被允许进入中国,也为时已晚”

主持人:你认为像脸谱网这样的网站在中国开放的可能性有多大?或者他们有可能在中国取得成功?我和一些专家谈过了,一些人说这永远不会发生。

李开复:“永远”太长了。然而,指望脸谱网很快在中国通过互联网的计时单元被访问是不现实的。这意味着脸谱在中国的机会非常非常有限。

此外,即使脸谱网可以立即进入中国,中国也已经有非常强大的类似产品。事实上,这些产品并不完全相同或虚假,但它们占据着相同的市场,并控制着社交网络中的关键社交链。所以我认为脸书的问题是它错过了机会之窗。也许它有机会通过某种形式的合资或技术合作更早进入中国市场,但在现阶段,即使允许它进入中国,也为时已晚。

主持人:有趣的是,Instagram在中国没有被屏蔽。Instagram现在属于facebook。你认为有漏洞允许脸谱网在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吗?

李开复:我认为这很难,因为审查照片比审查文字更难。我全家都喜欢使用Instagram,我只能希望我们能再用几天。

8。谷歌退出中国的负面影响基本未变。

主持人:我曾经报道过整个中国的故事(谷歌退出中国)。我想问,你认为谷歌有可能把搜索带回中国吗?

李开复:在谷歌退出中国的几个月前,我离开了这家公司。我一直钦佩谷歌遵循其价值观的能力,但我真的希望这种能力会持续下去。从社交媒体的影响程度来看,我们可以看到技术可以突破现状,促进变革,创造积极效果。谷歌选择不参与。我认为越往后,就越难再回来,因为它的市场份额已经下降到只有3到4个百分点,政府关系也不复存在。我不能预测它会轻易回来。

主持人:那么从长远来看,如果谷歌不把它的搜索带回中国,你认为它会对它的业务产生多大影响,因为中国的人口占世界的很大一部分?

李开复:我认为当谷歌几年前退出中国时,所有分析师和股东都已经知道谷歌不能把中国算作它的有效市场,所以任何负面影响都包含在股价、市值和用户预期之中。这令人遗憾,但在很大程度上没有改变。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下一条: 7式瘦身瑜伽减肥又减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