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他曾是宗庆后最大的对手,却被资本“判定”出局!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06 点击:1707



2001年11月,曾是宗后卿最大竞争对手的何伯全离开了他创办的公司,并将公司的经营权移交给控股股东达能集团,仅在达能收购白乐一年零八个月后。

这是当年最著名的“退出”事件,因为“退出”是明星企业家,而另一边是外资,极具刺激和象征意义。

何伯全对自己“出局”有些遗憾,但他并不后悔。他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寻求达能的报复,而是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9年11月,何伯全出现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为他的7天连锁酒店摇铃。除了7天的酒店之外,他还投资了久久雅、伊康、诺亚财富等知名公司,并入围2011年福布斯中国最佳风险投资玩家名单。

自从29岁开始创业以来,何伯全已经向外界证明,一个企业家可以有不同的人生阶段,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是精彩的。

罗伯斯奇迹

何伯全的精彩人生始于1989年,当时他决定创业。

创业的想法受到外界的刺激。当时,医疗保健行业发展迅速,就像今天的互联网一样。其中,1988年成立的广东太阳神更不寻常。1990年的年收入高达2.4亿元。

何伯全1960年出生于广东省中山市小榄。当时,他担任小榄镇团委副书记兼镇办制药厂副厂长。他觉得是时候做出贡献了。

何伯泉没有建立自己的品牌,而是租了一个知名品牌,后来在1997年收购。

有了品牌后,何伯泉又找到了一款适合香港使用的牛奶酸奶。该项目有三大优势:第一,价格低廉,不超过一美元;第二,原料简单,即奶粉、白糖、柠檬酸、山梨酸钾和香精,对工艺和设备要求不高。第三,儿童饮料市场尚未发展。

何伯泉认为,只要在拉动生产线的同时添加保健品,产品肯定会燃烧。

照你说的做。他去镇政府申请了95万元的启动资金,创办了中山乐百氏保健品有限公司,邀请了四位同学作为合伙人,然后在一个13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创业。

资金主要投资于研发。他们委托中山医科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广东医学院、广州微生物研究所等权威机构开发产品并进行信用认可。几个月后,“乐白石”牌酸奶在“新一代人体高级天然保健饮料”的口号下正式推出。

该产品已经上市,但没有钱做广告,所以何伯全发明了“红色风暴闪电战”。具体策略是用“游行”来宣传产品。他们以珠江三角洲的小城市为目的地,在每个地方组织十几个团队,“热烈祝贺白乐牛奶的推出!”一天,这条红色的大横幅广告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占据了一座城市。

销售额上升后,何伯全大规模转向广告业务,仅在几年内就花费了3亿多元。在市场战略方面,他首先把重点放在上海,然后扩展到中国东部、北部、东北部、中部和西部,很快成立了十几个分公司。

由于准确的产品定位和强大的营销努力,荷兰合作银行迅速席卷全国。据数据显示,到1992年,白乐年收入超过8000万元

1993年,白乐成为全国第一个牛奶酸奶品牌,并保持这一荣誉6年。

1992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谢飞在视察乐百氏时说,“像乐百氏这样发展迅速的企业在广东很少见。”“君子之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名后,何伯全开始迎接来自全国各地的挑战,其中宗庆后是最重要的对手。(点击阅读:这位42岁的叔叔创办了自己的企业,并在一个老子无法控制的行业中发了大财。)宗后卿是娃哈哈的创始人。他比何伯全早两年开始创业,最初是为儿童提供营养液,1992年进入酸奶市场。

何伯泉早有优势,毕竟他是酸奶市场的先锋

宗后卿从中间向两边作战,首先在杭州,然后在上海、天津、北京和广州,然后在小城市和农村地区。在宗后卿的字典里,小城市和农村是一个大市场,甚至比大城市更重要。

这种定位上的差异导致了两者在产品设计和营销网络建设上的巨大差异。总结如下:产品设计。荷兰合作银行采用从新西兰进口的奶粉为原料,提供两种口味,一瓶1元,六瓶塑料包装。娃哈哈以略低成本的国产奶粉为原料,提供六种口味,每瓶0.9元,5瓶塑料包装。这种差异将导致不同市场的巨大销售差异:在大城市,父母花6元钱给孩子买6瓶Lebais,而在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父母几乎会自动选择4.5元的5瓶娃哈哈。

两者对经销商的返利差异也很大,荷兰合作银行给经销商的返利高达1%,娃哈哈给经销商的返利高达2.5% ~ 3%。此外,这两个人也有不同的分配模式选择。乐百氏更喜欢建立自己的网络,而娃哈哈则敦促依靠分销商来实施营销网络。事实证明,后者具有更强的生命力。到2000年,白乐和娃哈哈的员工人数都在1万左右,但白乐的年收入只有娃哈哈的1/3,辐射面积也远低于娃哈哈。

面对娃哈哈的压力,何伯全没有机会“一举击败敌人”,比如1996年的“北青新闻”事件,但他放弃了这样的机会。

1996年6月5日,《北京青年报》发布了一份未经证实的报告“娃哈哈果奶(牛奶酸奶)毒害了三名安徽女孩”。实际情况是,这是一起中毒事件,与娃哈哈的产品无关。然而,事件爆发后,公众几乎不听娃哈哈的解释,一些竞争对手趁机攻击娃哈哈。

此时,宗后卿非常害怕何伯全会“利用这个话题”,于是打电话给何伯全。何伯全回答说:“不用担心,宗庆后。”

随后,何伯全在乐百氏召开全国电话会议,要求各分行不要大力打击娃哈哈,违者将受到严惩。当时辽宁锦州的区域经理由于某种原因无法得到消息,所以他分发了《北青报》,后来被何伯泉解雇。何伯全对团队说:今天你们这样摧毁娃哈哈,明天其他人也会这样摧毁你们。

何伯全想和宗后卿竞争,竞争到底,但他想的是君子之战,而不是“暗杀”。

123阅读下一页的全文

[本文由合作媒体的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下一条: 探索环保公益新玩法,青团公益筑起“绿色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