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口罩骗局花样频出 为什么电商上的口罩一只难求?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3-15 点击:1124



常用面具。为什么在电子商务上很难找到一个面具?

记者|林北辰

“你能买口罩吗?”

这是流行病中每个人最关心的话题。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经常有关于面具短缺、卖家不送货以及在社交平台上使用假面具的报道。除了国家征用并运送到前线的防疫物资之外,现在普通消费者最大的问题是购买足够的常规和标准口罩。

口罩是抗击流行病的必需品。上海和厦门的线下药店和社区居委会已经实施了限购政策。口罩是通过预约购买的方式分发给住户的,每次不超过五个口罩。

这可以解决一些紧急需求。然而,对于更多需要外出工作的地区和人群来说,口罩作为消费品的购买速度远远落后于消费速度。

在这条线下的街道上寻找面具需要时间和风险。因此,电子商务已经成为面具需求的最大载体,而住在家里的人们急切地在互联网上搜索可以订购的面具链接。

自二月以来,许多焦虑的市民发现,即使你在网上购买口罩,你也可能无法用来延迟送货是最常见的情况。如果货物被交付,订单仍将面临虚假交付的风险,货物是“三无产品”。

电子商务混乱频繁。

2月7日,根据湖南省长沙市检察院的报告,长沙市检察院介入了长沙市公安局事先破获的三起销售假票案。在长沙警方侦破的三起案件中,共有197万张假“飘岸”面具进入湖南市场。这些假“飘然”面具的共同特点是,它们很薄,只要稍有刺激就能被撕开。

走私贩从非法渠道以每张0.3元的价格购买假货,并以每张0.75元至1元的价格向市场出售假面具。这些假冒产品经常流入诊所、药店、超市和小企业的手中。

以长沙市高桥医药流通园区为例,100万个口罩被销售到诊所、药店、超市和小商店里,伪造者仅通过销售就非法获利45万元。

电子商务是假面具流通中受打击最大的领域。

住在上海的施女士是第一个假面具的受害者。1月20日,疫情爆发时,她在一家名为“新嘉安医疗器械店”的淘宝店买了100个口罩。根据公共商店信息,该商店成立于2018年9月1日,在描述和服务栏中获得100%的好评和4.7的评分。

7天后,施女士顺利拿到了面具,但面具是肉眼可见的赝品。薄如蝉翼的面具只有一层布,甚至可以在阳光下透光。

石女士迅速到平台报到,申请退款,转到实体药店购买渠道。然而,在全民疯狂抢面具的情况下,石女士再次购买面具已经非常困难。

1月21日,万良在天猫平台搜索“KN95面膜”,进入“向天歌旗舰店”,首选目的地为金华。他最终选择了一款“抗菌N95口罩”,花了155元买了一盒30个口罩。商人答应把它邮寄给顺丰。

万良收到货物后,发现没有外包装,也没有序列号。更重要的是,官方照片中的面具没有真正的商标。没有商品名称、工厂名称、地址和生产日期。这是一个“三不”面具。万良向客服提出退款申请,商家同意尽快退款。

对此,阿里巴巴相关负责人回复称,聚划算十亿补贴官方微博1月26日澄清,向天歌旗舰店确实存在部分商品标签不达标的问题,平台已经做了相应处理。

在向天歌旗舰店的官方信件中,商家说临时工对商品不熟悉,导致一些商品分配错误,错误的商品可以无条件退款,并附上口罩质量检验报告。然而,这个解释并不能满足万良。他相信发现没有

但是苏小姐实际上没有收到货。无法联系到负责送货的“快递员”。运送快递的申通快递声称发货人的订单有问题。

苏小姐向品多客服投诉。一天后,品多退还了苏小姐,并赔偿了她30元的优惠券。与此同时,她说她会惩罚商人,阻止他们做新的宣传和广告。

根据微博用户的报道,有一种比从未收到的快递更隐蔽的欺骗方式。这是为了显示长期“拉客”而不是更新物流信息。

2月8日,一款名为“海豚之家”的购物应用在苹果应用商店购物清单上排名第二,因为它有大量的面具,超过了手机淘宝、京东和小米产品,排名在其他许多产品之后。然而,一些网民报告称,“海豚之家”平台上的大量订单在运输过程中被强制退款和扣款。

对此,海豚公司解释说,由于政府征用了供应品,供应商通常无法将它们发送给用户,必须先向用户退款。官方声明没有对“运输中的订单征用”做出解释。

Platform Focus on Attachments

虽然用户经常受到假面具、假货等问题的困扰,但事实上,各大电子商务平台也一直在发布政策,打击有问题的商家。

根据阿里平台管理部相关负责人提供的数据,在疫情期间,阿里截获并删除了57万个疑似问题的口罩,15家店铺因严重违规被永久拆除,其中5家已移交执法部门追究法律责任。

阿里官员称,自1月中旬以来,阿里巴巴增加了面具和其他类别商品的资格考试。虚假宣传、过度配送商品、涉嫌假冒伪劣行为等。从限制流通、封锁和下架相关商品到直接永久关闭有问题的商店,都将受到严厉、严厉和迅速的处理。淘宝也定期公布违规处罚清单。

关于虚假交付的问题,一名电子商务从业者向一名界面记者解释说,这是电子商务行业典型的“老梗”。

对于该平台,并非所有流程都可以由电子商务平台监管。当发现问题时,第一个方法是将货物从平台上移走。在确定违规类型后,如果情况属实,商家将受到处罚。

根据品多“防疫工作组”发布的数据,1月23日至2月4日20点,品多平台截获并清除了50多万件因涉嫌临时调价、假发货、商品质量等问题下架前后的商品。根据平台与商铺之间的商业协议,6000多家涉及虚假宣传和关键词的商铺被限制投放商品,并采取了其他措施,40多家商铺被关闭。

上述人士表示,疫情爆发后,电子商务平台上的面具混乱不堪,部分原因是一些卖家利用了漏洞,部分原因是卖家作为经销商承受了上游工厂和消费者的双边压力。

由于三倍的人工成本和国家征用,上游制造商无法正常交付到渠道。在电子商务平台上预售之后,渠道商家需要与下订单的客户履行合同。然而,上游工厂无法顺利交货或提高了价格。因此,渠道商家不能交付付费订单。

但是对于用户来说,购买假面具或遇到诸如误送等问题不仅会造成经济损失,还会使他们错过购买真面具的机会。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尤听云律师分析,在法律上,此类事件是电子商务中的小纠纷,很难通过上诉实现法律上的三重赔偿。退款通常是主要的调解方法。在当前形势下,销售假面具实际上剥夺了消费者随后的交易机会。消费者有权向工商局和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投诉。

至于平台处理非法商品的方式

今后,我们将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未经许可和依法备案擅自生产和销售、生产和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和过期产品。市场监管部门在查处案件中发现涉嫌犯罪的,将及时移送公安部门,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

容量差距过大

容量差距过大仍然是用户无法购买口罩的核心原因。

根据公共数据,2018年全国面具产量为45亿,2019年预计产量为53亿。以14亿人口为基础,如果将2019年生产的口罩分发给全国人民,平均每人每年只能得到3.8个口罩。

工业和信息化部发言人兼运营监控协调局局长黄立斌在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最大生产能力超过每天2000万个口罩。N95医用防护口罩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但目前N95医用防护口罩的日产量仅为60万只。

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司长王伟解释说,口罩买不到的原因有很多:第一,疫情爆发时,消费品生产厂家的生产速度普遍不高,生产能力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第二,整个产业链受到阶段限制,大多数包装瓶制造商在疫情期间没有恢复工作。

容量正在逐渐恢复。2月9日,国家发改委经济贸易司副司长陈达表示,除湖北省外,全国其他30个省已经部署企业恢复生产。截至2月7日,全国口罩生产企业基于产能的复工率已达到73%,其中医用口罩产能利用率为87%。国家重点监控粮食生产加工企业复工率达到94.6%。

但必须注意的是,即使面具生产能力完全恢复甚至翻倍,也无法满足14亿人每天更换面具的需求。

因此,对于需要戴口罩出行的普通人来说,他们只能找到一些可靠的方法来抢购普通口罩。此外,有必要科学合理地再利用现有的口罩。

据界面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小米产品和苏宁产品中,韩国KF94口罩可以订购。知名产品可以在基于一次性口罩的小程序中预售;15个价格为399元的KN95面具可以在西方码头的APP里买到。JD.com和天猫的Zhende Medical和Patton Medical等医疗器械的旗舰店也将不时补充口罩。

为了追踪口罩的种类和来源,苏宁特易购于2月7日推出了“询问防疫医疗产品生产厂家”功能,可以用企业和产品的名称来询问生产厂家的信息和口罩的使用范围。该系统还支持追踪防护服、医用帽和其他医疗产品的信息。

赵旭,华山医院抗生素研究所的临床医生,现在是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医生,也同意在资源稀缺的情况下重复使用口罩的做法。

他告诉《接口新闻》说,在像上海这样以输入病例为主的城市,居民之间的相互传播较少。事实上,每个人出门时的面具并不“脏”。在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少出门、人人戴口罩的情况下,可以有效控制病毒,减少口罩的使用。

在2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吴尊友也表示,有些人完全没有必要一次戴七八个口罩出门。对普通人来说,口罩可以重复使用,打电话喝水后没有必要马上扔掉。只要人们坚持戴口罩,勤洗手,普通人就能有效地预防和控制新型冠状病毒。

下一条: 国波看盘:螺纹钢2005合约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