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酷狗商家维权事件启示录:腾讯音乐野心下的隐忧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31 点击:1387



一个月后,腾讯音乐的酷狗音乐(Cool Dog Music)仍陷入企业(即音乐制作人)维权的泥沼。自5月底Ku沟音乐披露拖欠企业款项以来,许多企业已向蓝鲸TMT记者报告应收账款仍下落不明。诚然,这种长期的僵局已经开始影响音乐制作人的创作心态。

借助平台影响力,上游音乐制作人与下游直播平台和主播相连。酷狗音乐的初衷已经得到业界的认可。许多商人告诉蓝鲸TMT记者,与网易云音乐和虾音乐平台的支持项目相比,酷狗的“梦想实现项目”可以给更多的音乐家机会。

针对商家的权利,郭台铭表示,大量主播抱怨音乐质量不达标,一些商家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利。不可否认,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在线音乐平台本身和产业链上游都出现了一定的“扭曲”。如何化解这场危机,如何进一步解决暴露出来的深层问题,可能是腾讯音乐从商家维权事件中最有价值的一课。

商家的权利导致腾讯音乐“在后院着火”

据蓝鲸TMT记者报道,由于商家创作的音乐已经与腾讯签署了独家版权,如果酷狗放弃合作,大量音乐资源将会分散到市场。从某种意义上说,酷狗商人的权利相当于腾讯音乐“在后院着火”。

腾讯音乐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6个月中,其收入主要来自社交娱乐服务,占70.4%。在线音乐服务仅提供了29.6%的收入。在线音乐服务主要包括单曲和数字专辑、订阅服务、版权转让和广告,而社交娱乐服务主要包括现场娱乐和会员资格。与2017年同期数据相比,社会娱乐服务的收入份额仍略有增加。

上述招股说明书显示,ARPPU在线音乐服务(每个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在过去三个季度分别增长了2.3%、3.4%和3.4%,波动明显。然而,在2019年的Q1,这一数字再次下降。

作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音乐集团,腾讯音乐有几款着名的在线音乐应用,包括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即使在线音乐服务不赚钱,腾讯音乐也必须加大版权投资,以确保产品的用户体验。它最大的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也在关注版权。显然,这是一种“如果你离开,我就上去”的僵持局面。

在产业链中,腾讯的上游是唱片公司等。在一个以唱片为主的时代,上游有更多的发言权,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唱片公司和互联网平台之间的游戏关系要复杂得多。

”腾讯音乐不会总是扮演为他人工作的角色。事实上,许多其他外国音乐网站也在亏损。环球和索尼等主要唱片公司的版权费如此之高,以至于互联网平台需要提供自己的血液。”张鹏(化名)说。这是各种音乐家支持项目背后的关键。与酷狗梦项目类似,网易云音乐推出了“石头项目”,虾音乐推出了“寻找光明”。

自给自足的最大意义在于能够控制一定的议价能力。过分依赖一家或几家龙头唱片公司,价格上涨不利于成本控制;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这将导致普通歌手被埋葬,并寻找低门槛的媒体平台,如近年来变得热门的短片。

短片崛起,腾讯音乐和其他平台的死敌包围。

张鹏今年才30出头,但事实上他已经是音乐制作界的“老人”:他与萧敬腾、张韶涵、黄亚丽等数十位艺术家合作过。他告诉记者,他从13岁开始作曲,在学校的时候,他喜欢把背诵古诗变成“唱写”古诗。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录音棚,开始当一名录音工程师。

对张鹏来说,成为像李宗盛一样的音乐家,或者创作引领中国音乐的歌曲

“网络上的口歌,小曲上的颤栗,你做还是不做?在今天的市场环境下,一些公司不得不低头定位。这个身体上的标签是由市场决定的。”他举了一个例子:圈子里的一个艺术家,他英语唱得很好,但没人能听懂。外面的世界没有唱口惠而实不至的歌曲,而是把这位歌手贴上了只会唱这种歌曲的标签。这很无奈。

张鹏将每天转发他的作品,写下他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活了多少天,还有他倒计时了多少天。他告诉蓝鲸TMT记者,这位看似悲观的撰稿人真的警告他不要浪费时间。“世界上的人可以活几万天。有些人蒙混过关,有些人可能会在一万多天内死去。一个普通人死后,他的家人和朋友会想念他。即使音乐家去世了,作品仍然可以流传下去。”

虽然视觉效果不错,但一个新频道短视频的兴起正在推动快歌模式。近年来,许多在线红歌已经通过颤音等平台传播开来。快歌的兴起注定了张鹏要改变过去音乐制作的沉重步伐。

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的《2019年Q1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社交网络在Q1每日使用的十大应用类型中排名第一,占32.3%;数字音乐应用的使用时间不到3.9%,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张鹏称之为“音乐博客时代”

”这种转变就像写文章到写不超过140个单词的微博。信息爆炸的时代减少了真正阅读长篇文章的人数,音乐也是如此。过去,一首歌可以间歇播放,也可以独奏1到2分钟。现在这首歌开始直接进入合唱。这不是好是坏,这是一种趋势。”张鹏说。

腾讯对视频短片感到焦虑。除了微视觉,像yoo video和audio rabbit这样的短视频应用现在很难在一个方面挑战喋喋不休的快手。2018年底,腾讯音乐因版权问题将颤音的主要运营商北京微广播公司告上法庭,其中包括艺术家代理和视频短剧。

对于腾讯音乐(Tencent Music)和其他在线音乐平台来说,即使他们已经完成了过去唱片时代的飞跃,他们仍然面临着各种互联网巨头孵化的短视频平台带来的竞争,仍然处于被强大敌人包围的境地。

音乐家的艰难选择

是为在线音乐平台还是短视频平台做贡献,上游音乐家最重要的问题是输入和回报是否相等。

国际唱片业联合会主席普拉西多多明戈在过去两年对《全球音乐报告》的演讲中呼吁所有音乐创作者获得合理的收入。在腾讯、网易、头条等巨头的竞争背后,记者注意到,虽然互联网带来了淘金机会,但上游的生活条件并不像想象的那样乐观。

"唱片卖不出去后,幕后的人和唱片公司开始衰落。"李华(化名)说,在她看来,过去老歌的流行是因为人们愿意把精力投入到精品制作中。“现在整个行业和资本都不太重视背景,而且涉及的人太多了。例如,如果你提供10,000元作为伴奏,有人会直接接受1,000元,淘宝上甚至还有几百元,这是善与恶的混合体。”

由于好人和坏人的混合,中上层企业的利润率进一步下降。如果李华对价格不满意,还有很多人在排队等着接管,这就是现实。

根据aya(化名)的说法,今年音乐制作行业的竞争尤其激烈,包括工作室俱乐部。业界对作品的态度从追求完美转变为追求更多。“我在俱乐部的时候,每个月或两个月都会创作大约1-2首歌曲,现在是2-5首。顾客的一些要求适合大众。如果有的话,首都会收集50或100份。“

”例如,当你为单词而竞争时,你必须从30个人中选择一个,而另外29个人相当于给予和不获得任何回报。如果有像林xi这样的大玩家,那么客户肯定会更加依赖这位作家,所以其他人想要同样的竞争,平时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和

“他们的模式是更独立的音乐家。通常,很少有歌曲被选中。在1200首歌曲中,只有十几首或二十几首被选中,这对整个生态背后的人们不会有太大影响。酷狗遇到了锚。锚也需要生存。音乐不会让他们不吃饭就吃饭。”对一些商人和锚来说,现在安全的选择可能是继续观望。

来源:蓝鲸TMT记者:新月

下一条: 侯建芳:猪周期波峰在今年四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