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都说在读博,怎未见来上课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26 点击:1083



山东“办公室官员”在清华大学读“博士论文”,武汉理工大学100名涉嫌诈骗硕士学位的在职学生……一度被社会各界认可的兼职高等教育,最近引发了对高等教育学位的信任危机。如何保证高等教育的公平?如何遏制文凭“大跃进”的不良趋势?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调查和采访。

“特殊”学生可以走绿色通道吗?

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徐景颜最近被披露“曾在清华大学法学院学习,但从未上过课”。因此,公众质疑学校是否为具有“特殊”地位的学生提供文凭“绿色通道”。清华大学新闻中心主任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解释说,徐景颜是一名在工作中学习的“论文博士生”,而不是全日制博士生。但是我们关心的不是徐景颜是否真的是一篇“博士论文”,而是这篇“博士论文”是否是一篇“博士论文”?学校是否因为学生的“特殊”地位而降低门槛,是否会损害教育的公平性?正在武汉一所大学攻读全日制博士生的曹艳艳说。

在这种“学位大跃进”的浮躁之风下,异化的学术教育五花八门。业内人士将其归纳为以下几种模式:

“五种不符合”:学历教育“未通过国家统一考试”、“不上课”、“不做作业”、“不写论文”、“不自费”。在一些高校,原本为照顾国有企业技术骨干而制定的研究生单一考试政策,现在已成为官员和企业高管获得文凭的渠道。他们可以找个人代课、做作业、写论文,学费也可以报销。

“快速型”:例如,许多省份和一些着名大学都推出了“省校合作计划”。北京一所大学的老师说,当省里给学校一笔钱时,学校将为省里培养一批县级以上的干部。然而,干部们忙于他们的公务,其中许多人远离学校几千英里,不能保证他们的学习时间。然而,他们的毕业率高于同等学历的全日制学生。

“论文类型”:如果你不上课,提交质量差的论文,你将获得张博士学位证书。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这种舆论上的“博士论文”不同于国外的“博士论文”。前者通常被视为博士教育的变体。一些专家指出,“注水文凭”的流行是由几种力量同时造成的。

对于官员来说,用权力换一顶“医生帽”会让他们有机会获得更多?《黑帽子》。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法研究中心副教授于亚峰表示,在当前的人事制度中,“仅文凭”和“高学历”理论仍然流行,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工资标准和职称评定等许多政策仍然与文凭挂钩。据了解,许多地方和部门甚至列出了“级官员转换表”:学士学位相当于办事员,硕士学位相当于科长,博士学位相当于科级,博士后学位相当于科级等。继续过去?“学习是成为官员的最佳方式”和“只有学历是成为官员的最佳方式”的概念。在教育产业化过程中,一些迎合市场需求的高校把文凭作为“摇钱树”,生意兴隆,赚大钱。北京一所大学的一名教师也表示,招聘一些高级官员参加大学的博士研究确实可以为大学带来资金和项目,也为今后处理其他事务开辟了途径。

在“名利”的诱惑下,许多高校“视而不见,视而不见”,甚至勾结唯冠

下一条: 门票经济怪圈逐渐淡出,旅游票务市场还能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