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47种药品设定保密价冲入医保目录,药企急切期待销量配套政策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26 点击:1556



时代周刊记者:杨佳欣

4.62元

“在中国这样的大市场,你和首席执行官应该再申请一次。你有5分钟时间。”

"4.4元。"

"4太多了,中国人感觉不好,让我们再减少4美分."

以上对话来自今年新一轮医疗保险目录调整的价格谈判现场。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谈判。在“谈判桌上,糖尿病药物33,354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Dagelijing平板电脑”最终进入医疗保险目录的价格为4.36元,远低于韩国,成为全球最低价格。

事实上,DaghlyNet不是一个例子。《时代周刊》记者从国家医疗安全局11月2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有150种药物可以进入2019年国家医疗保险谈判,其中大部分是以全球最低价格进口的。

作为诺华癌症中国的市场准入主管,邓心悦是一名“老手”,他已经经历了两轮医疗保险目录谈判。在新一轮健康保险目录中,外国公司诺华公司已经入围7种产品。

11月29日,邓心悦在谈到新一轮健康保险目录谈判时向《泰晤士报周刊》记者坦白承认,他确实面临巨大压力。“这一次我们给出了世界上最低的价格,主要是因为我们看到在中国,创新药物医疗保险目录的准入期大大缩短,政策环境不断改善,向包括诺华在内的所有跨国公司总部发出了明确积极的信号,增强了跨国公司投资中国市场的信心和决心。”

“精打细算”药品价格拉锯战

2019年11月28日全国医疗保险目录谈判药品目录被定案,涉及药品共150种,其中包括119种新谈判药品和31种续展谈判药品,新目录将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实施。

据统计,119种新的议价药品中有70种是议价的,平均降价60.7%。27种新药的平均价格下降了26.4%。治疗肿瘤、糖尿病等药物的使用平均减少约65%,这实际上使“贵重药物”能够以“民用价格”定价

医疗保险目录谈判还设定了“四大准则”:中国建立医疗保险制度以来规模最大,新增谈判药品数量最多,谈判药品总量最高,进口药品价格最低。国家医疗和社会保障局医疗管理司司长熊先军(Xiong xianjun)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据保守估计,通过医疗保险降价和报销谈判,患者的整体个人负担将降至原药的20%以下,个体药物降至5%以下。

在这些成就的背后,国家健康保险局参与健康保险目录谈判的相关人员经常昼夜不停地工作。许多人在会谈开始前准备不回家,并决定早点留在附近。“我至少要工作到晚上11点,有时甚至到凌晨1点。”参与谈判的国家健康保险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刊》。

健康保险目录谈判代表、吉林省社会医疗保险管理局副局长刘洪亮11月28日表示,谈判当天,他的健康手镯已经承受了11个小时的高压。

“每一分钱都是我们斗争的焦点。平均而言,每天举行十多种谈判,每一种都是思想、价值观和心理的激烈碰撞。专家团队的精神和体力非常紧张,可以说是“巨大的压力”。”刘洪亮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谈判中的大多数药物都是基于价格比较进行谈判的,丙型肝炎(1b型)治疗药物除外,这是竞争性谈判。

医疗保险谈判小组专家、福建医疗设备联合采购中心负责人宋琳表示,竞争性谈判不会设定最低价格,允许企业自行报价,并从低到高确定所选品种。

这样,三种丙型肝炎药物的平均减少量超过85%。

在价格比较协商的谈判方法中

《时代周刊》记者发现,这次共有47种药物申请价格保密。一家跨国制药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刊(TIME Weekly),该公司药品申请价格保密的原因是“我们给了中国一个非常优惠的价格。作为一家跨国公司,这是为了防止对其国际价格管理体系产生不必要的影响。”

制药公司注重后续销售

药品价格谈判,而不是非此即彼的竞争。要实现双赢,“量价”是关键。

理论上,医疗保险基金作为中国医疗市场上最大的支付主体,可以进入医疗保险目录,这可以增加医院和患者用药和购买的积极性,从而促进药品销售的增加。

以抗肿瘤药物奇酰胺为例。魔方(Rubik's Cube)的PharmaBI数据显示,该药物在2017年通过谈判进入医疗保险目录后,其销量在2017年第二季度增长了700%以上。据悉,生产奇德酰胺的公司Microcore Biology发布通知称奇德酰胺已续签了进入2019年国家健康保险目录的合同,直言“此次续签进入国家健康保险目录的合同将有利于该产品的销售。

也正因为如此,进入健康保险目录的企业在“降低社会价值”的同时,更加关注后续销量是否真的能够增加。

今年医疗保险目录中列出的一家医药公司的另一名负责人告诉时代周刊(TIME Weekly),他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出台促进医院药品摄入、建立定点医疗保险药房和医疗保险总体控制政策等配套措施。

北京陈鼎医疗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石立臣也建议尽快出台配套措施,使医院和医疗保险药房能够尽快购买目录中的药品,确保上市中药企业的销售市场。

“我相信,药品公司将结束目前的观望状态后,推出支持措施,以确保上市药品的销量。”石立臣指出。

本次谈判中接受的药品均包含在2019年版国家医疗保险药品目录的乙类药品中,有效期为2年。国家健康保险局在此前的相关文件中明确表示,各省(区、市)不得将协议药物转出目录或调整有限支付范围。协商支付标准统一执行,医保基金和参保人员按支付标准支付药费。这已经为当地医院购买医疗保险目录药品形成了有利保障。

石立臣表示,自国家健康保险局成立以来,批量采购的组织已经扩展到全国,各大制药公司需要自愿接受健康保险。"未来更多的药物将进入国家健康保险目录是一种趋势."

此外,健康保险目录正在形成动态调整机制,协商失败的药品今后仍有机会进入《目录》。熊先军表示,对于未列入目录或未能进入谈判的品种,在考虑临床需求、医疗保险基金负担能力、企业降价意愿等因素后,符合条件的品种将有机会再次纳入谈判范围。同时,不符合目录要求的药品也将按照程序进行评估后从目录中转出。"正在起草相关政策文件,以实现目录的年度动态调整。"

创新药物欢迎好消息

从选择的品种来看,药物的临床价值是选择的关键条件。此次谈判成功的大部分药物是近年来新上市的具有较高临床价值的药物,涉及癌症、罕见疾病、肝炎、糖尿病、耐多药结核病、风湿性免疫、心脑血管疾病、消化系统等10多个临床治疗领域

医疗行为指数研究与评估中心研究员刘晓东指出,新版医疗保险目录生效后,国民医疗保险作为国内医疗市场上最大的单代理销售者,逐步建立了独特的动态调整模式,这对于上市后药品的市场推广和数量具有重要意义,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企业的创新研发。

石立臣判断,未来新药营销的速度将会加快,创新药物的研发可以明确纳入企业发展战略。此外,创新药物进入医疗保险目录意味着为期两年的价格保护期,“这有利于放心企业进行市场研究和开发。”

石立臣还指出,“未来,企业需要优化产品研发结构,适应国家医保局目录调整的要求,努力在未来医保目录调整过程中取得先发优势。”

下一条: 清科观察:89%机构逐步涌现车联网行业 产业链现状暗示未来产业格局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