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农村婴幼儿能力存隐忧:超40%认知和语言能力滞后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20-01-16 点击:717



REAP对中国部分农村地区婴幼儿的测试显示,中国落后农村地区认知和语言能力落后的婴幼儿比例超过40%,远远高于中国城市和富裕农村地区。如果这个庞大的群体不进行干预,中国的人力资本质量将在未来受到很大影响。

担心中国农村婴幼儿的能力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近日,为期两年的婴幼儿早期发育研究报告《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uralEducationActionProgramme,REAP)备受关注。

从2013年开始,REAP在陕西农村地区对1800多名婴儿进行了贝利婴儿能力发展测试(Bailey Test)。受试者的初始年龄为6-12个月,随访两年,直到2015年受试者的年龄达到24-30个月。

测试结果表明,如果不采取行动,这些孩子的认知或语言发展将会恶化。当受试者18至24个月大时,41%的受试者认知或语言发展迟缓,而当受试者24至30个月大时,这一比例高达53%。

2015年,REAP与国家卫生计生委国际培训中心等单位在河北和云南对6-18个月的农村婴儿进行了贝利测试,结果也不容乐观。在河北农村地区,样本村43%的婴儿在认知或语言发展方面落后于正常儿童。在云南农村,这一比例甚至超过60%。

相比之下,在中国的城市和一些富裕的农村地区,这一比例只有15%左右。

这个结果震惊了许多人,包括这个项目的参与者。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农业政策研究所所长张林岫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中国目前有5000万婴儿,其中大部分生活在农村地区。“农村婴幼儿在认知或语言发展方面存在的问题将极大地影响中国未来人力资本的质量。”

REAP项目团队在陕西省的一个村级幼儿发展活动中心。受益儿童和父母正在开展亲子活动。对于图片|回答者提供“突出的幼儿发展问题”,该项目的组织者是一个从事该项目的科学影响评估的组织。2005年由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和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发起。西北大学西北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是该项目的核心实施团队。史考特泽尔(Roscoe),时任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任REAP美国主任,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张林岫任REAP中国主任,西北大学西北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史耀江任REAP执行主任。

REAP旨在利用科学研究成果为中国农村儿童营养、健康和教育政策的制定和改善提供决策参考。

REAP中国赞助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是一家致力于中国农业和农村地区战略和应用研究的科研机构,成立于1995年。近年来,该中心就农业和农村发展的重大政策问题开展了大量研究,并根据研究结果向政府提交了70多项政策建议。

REAP在早期关注农村学生的营养和健康问题,重点放在小学阶段。他对中国小学生特别是农村小学生营养问题的研究,以及在此基础上提出的政策建议,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许多指示。

但是当张林岫参加国内外学术交流活动时,包括美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营养学家在内的一些专家告诉她,关注小学生的年龄组为时已晚,“应该从婴儿期或更早开始关注”。

张林岫说这些观点深深打动了她。该团队还关注相关国际研究的前沿,强调了国际合作的重要性

然而,上述测试的结果远远超过这一比例。这些受试婴儿在6至12个月大时接受调查,每6个月随访一次,即除第一次外,在12至18个月、18至24个月和24至30个月时随访三次。测试结果表明,如果不进行任何活动,这些婴儿的认知或语言发展滞后的比例呈逐渐增加的趋势,分别为28%、32%、41%和53%。

其他地方的测试结果大致相似。REAP项目组对云南和河北省448名6-18个月儿童的体格检查和能力发展测试结果发现,即使在没有集中地区的贫困农村地区,婴儿的健康和早期发育仍然存在严重问题。贝利量表显示,河北省和云南省认知或语言发育迟缓的婴儿比例分别为43%和63%。

这两个省的体检结果也显示,虽然6-18个月的儿童体格发育基本正常,但贫血率高达64%。这比陕西南部贫困农村地区婴儿贫血率高15%。通过调查和分析,

REAP项目团队认为,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补充食品的不科学补充、代际支持比例高、父母无法与孩子玩耍、缺乏促进孩子早期发展所需的环境和相关服务。

REAP发现,52%的父母不知道母乳是6-12个月儿童的主要食物和膳食营养来源。47%的父母不知道何时正确添加补充食物,超过一半的父母认为孩子一岁前不能吃肉。从喂养行为来看,12%的儿童从未喝过母乳,62%的家庭不能保证6个月内只喝母乳。

就教养而言,调查结果显示,约40%的幼儿主要由母亲以外的人照顾,祖母是最常见的非母亲监护人。大约40%的儿童被迫与母亲分离,并在18个月内成为留守儿童。隔代抚养的儿童比例从20% (6-12个月大)逐渐增加到60% (24-30个月大)。然而,大多数抚养其他世代孩子的监护人都采用传统的抚养方法,认为吃东西、穿暖和的衣服、不生病对孩子有好处。一些父母甚至做出了错误的养育行为,比如把手脚绑在孩子身上。

调查结果还显示,90%以上的监护人(父母)不知道如何与儿童开展亲子活动,以促进他们的能力发展。在调查的前一天,只有5%的监护人(父母)在书中给孩子讲故事。几乎所有的监护人(父母)都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教育和培养方法。一些父母甚至认为他们的孩子太小,不能说话。他们只需要吃东西和穿暖和的衣服。没有必要读故事和他们交谈。

此外,在陕西省调查的351个样本村中,没有一个有利于幼儿发展的地方,如幼儿发展活动中心;98%的家庭没有为儿童提供安全、卫生和有利于他们成长的活动空间;幼儿发展服务人员或机构严重短缺,没有政府部门负责提供幼儿发展服务。

Mapping | Ye薛明

0~3岁是干预的窗口期

罗斯科自1984年首次访华以来,已经研究中国农村问题30多年了。1995年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成立时,他担任该中心学术咨询委员会主席。2005年REAP成立后,他担任了项目团队的美国总监。他有银灰色卷发,能说地道的中文。

谈到REAP团队的上述研究报告,罗斯科直言不讳地表示,中国农村婴儿的落后认知和语言发展是一场巨大的隐性危机,将直接影响未来中国人力资本的质量。

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他说这些孩子可能会因为认知和语言能力不足而在初中辍学,进入劳动力市场后,他们会发现很难适应未来的需求

作为REAP的众多合作单位之一,国家卫生和计划委员会也为REAP的活动提供了大量支持。国家卫生计生委干部培训中心党委书记、新计划生育科学育儿专家组组长蔡建华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REAP的调查不仅显示,许多农村婴儿在认知和语言发展方面落后,而且许多在社会情感表达和运动能力方面也落后。

蔡建华说,中国制造线上的大部分人都来自农村,如果对农村婴幼儿认知落后的问题重视不够,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将制约中国综合国力的提高。“REAP”项目的执行董事石耀江也持类似观点。他说,随着近年来工资的快速上涨,中国在提供廉价劳动力方面没有优势,必须将其产业从产业链的低端升级到高端。要在“产业链竞争”中取胜,我们必须拥有高质量的人力资本储备。“提高中国人力资本整体素质的最大问题是城乡人力资本差距。”

张林岫说,根据大脑发育理论,一个人能力的形成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基因和环境。基因可以归类为先天性因素。最重要的环境因素是营养和教养,这是可以改变的。营养会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而提高,而父母养育行为的改变需要父母做出更大的努力。

最新的研究结果证明大脑发育及其功能是基因和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0~3岁是最重要的机会之窗,为婴儿提供均衡的营养和科学的养育,甚至改变基因的表达,影响大脑的结构和功能,从而使儿童更好地开发他们的潜能。

罗斯科认为孩子们每天都在成长,所以时间很短。“在这个窗口期,可以有效地进行干预。如果我们错过了这一窗口期,我们未来的支出将是现在的几倍,我们将无法取得我们已经取得的成果。”

从计划生育专业人员到护理人员

REAP开发了一系列干预计划来解决农村地区婴儿的认知滞后问题。这包括培训计划生育专家成为照顾者和在家辅导。

2014年10月,从商洛市随机抽取227名婴儿进行试点。国家卫生计生委通过陕西省和商洛市卫生规划部门,向有关乡镇卫生站发出通知,选择部分卫生规划干部参加婴幼儿养育知识培训。

2014年11月,李波等70名基层计划生育干部当选。

李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是商洛市冯丹县上镇计划生育服务站的副站长。他没想到通过这次培训,他已经完成了从计划生育干部到家长教师的转变。

培训由REAP项目团队、REAP成员、育儿专家等组织。被用作培训教师。教材由幼儿发展领域的专家编写,借鉴国内外资料,结合儿童发展规律,历时一年编写。这本教科书专门针对0.5到3岁的婴儿。通过示范和引导,父母和婴儿可以一起开展亲子活动,培养婴儿的语言、认知、社会情感和运动能力。

参与教材编写和培训的北京大学副教授罗仁富(音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在培训期间告诉这些计划生育专家,我应该把心理年龄改为3岁,这样孩子们才会喜欢和你一起玩,你可以示范和指导父母和孩子一起开展亲子活动。”

经过一周的培训,70名基层计划生育干部开始工作,他们的地位从计划生育干部转变为“为人父母的老师”

李波和同事阎夏树在丹凤县上镇做搭档为8名婴儿服务。

每周三,他们都开着计划生育服务车到房子里来引导他们。货车里装满了玩具、书、图画书和教案。Bec

一些护理人员提前与父母约好了时间,但是没有人在家门口。直到我打了一个电话,我才知道他们正忙着收集小麦和蘑菇,有时还有些误会。镇安县溪口镇为人父母的老师向邢俊第一次进屋时,他的父母被视为“人贩子”。之后,他要求村党委书记出面解决误会。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父母和照顾者都看到了积极的变化。彭若翰是李博对接的目标。他两岁了。当他第一次进屋寻求指导时,即使他拿出糖果和零食,小若翰也经常躲在门后,不敢露面。一段时间后,肖若翰不仅学会了玩玩具,还积极地和李博一起玩。

到2015年5月活动结束时,小若翰已经成为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李波离开时,肖若翰不愿意和他分手,希望他叔叔“经常来和他玩游戏”

六个月后,REAP再次对这些试点儿童进行贝利测试,结果令研究人员兴奋不已。他们的贝利智力发展指数平均提高了12个百分点。

张林岫说,这意味着孩子们的认知和语言水平可以在没有太多复杂干预的情况下得到提高。

2015年,李波和严夏树都获得了国家卫生计生委干部培训中心颁发的证书。证书上写着:从去年11月到今年6月,商洛市因其在婴儿育儿项目家庭指导活动中的突出表现而被授予“金牌育儿教师”。

建立村级育儿中心是REAP帮助更多父母学习育儿知识的第二个行动计划。

张林岫说,自2015年6月第一批村级育儿中心建立以来,REAP已经在陕西省50个试点村建立了育儿中心,分布在商洛、安康和汉中。

每个育儿中心都有标准的亲子活动设施、书籍、玩具等。它还配备了1-2名家长教师,并在当地招聘管理人员。培养教师是在镇上培训的计划生育干部。他们每周三都来中心展示和指导父母如何做亲子活动,并教授一些科学育儿知识。

目前,REAP正在推进其第三项行动,在人口稠密的搬迁村建立一个超级护理中心。

2017年5月3日,REAP与商洛市沙河子镇政府共同成立了中国首个移民定居社区幼儿发展活动中心,正式在沙河子镇柴湾社区陕南移民定居社区运作。这是REAP建造的第一个超级育儿中心。沙河子镇有3000户家庭和120多名0至3岁的婴儿。

张林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无论是护理人员的家访还是村级育儿中心和超级育儿中心的建设,所有接受咨询的婴儿家庭都是免费的。“我们只是想把它作为一项公共服务来推广,这是国家下一步发展的人文基础。”

张林岫说,REAP的资金主要由项目团队提供。虽然也有困难,但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企业参与进来。目前,只有7个机构支持REAP村级护理中心。

“我们最早的梦想是REAP的合作伙伴和国内外融资机构能够覆盖我们宣传册的一面。现在小册子的两面都快满了。”

制图|叶薛明

努力将国内生产总值的0.1%投资于社区培育中心

许多接受采访的REAP成员认为REAP毕竟只是一个学术机构。依靠REAP在人力、物力和财力方面的长期投资来实施这些干预方案,探索通过科学研究促进儿童早期发展的可行和有效的方法是不现实的。最终的解决方案仍然需要政府和社会所有部门的参与。

许多受访者表示,政府已经认识到促进农村儿童发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但细节需要进一步澄清。

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经济增长将更多地依赖于人力资本质量的提高。会议还建议“不要让孩子在起跑线上输。”

2015年1月,国务院发布《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建议到2020年,总体上

中国REAP主管张林岫表示,瑞典等国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重视婴儿的抚养,但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投资极其匮乏。她说,在贫困的农村地区,幼儿发展服务应被纳入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

北京大学现代农业学院副教授、REAP营养与健康项目负责人罗仁福根据2016年中国教育经费的使用情况计算了一个账户。2016年国家教育经费总投资为3886.6亿元,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4.2%。其中,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高等教育等教育分别占7.2%、45.3%、15.8%、26.0%和5.7%。然而,对婴儿营养和科学护理的投资几乎为零。

蔡建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部分投入应该包括在政府的公共服务中。“免疫接种和定期体检是儿童基本公共服务的一部分,这些年来一直在进行。目前,贫困地区也在为婴儿做营养补充。然而,对婴儿养育的重视和投资远远不够,需要一些创造性的环境。”

蔡建华说,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其他机构都在努力推进这些问题。他甚至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鲁迈和其他人一起预算了将投入多少资金来扭转目前的局面。

REAP的一项调查证实,即使幼儿发展指导服务被纳入农村地区政府公共服务的范围,所需支出也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如挪威,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和南美国家(如巴西和阿根廷,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5%)。

蔡建华说现在这个国家大约有5000万0-3岁的婴儿。随着全面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这一数字将在今年和明年增加。大约三分之二的婴儿没有城市户口。

在他看来,这个国家的所有村庄和社区都应该有一个护理中心。根据每个中心超过6万元的成本,政府需要投资约600亿元。“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首次超过70万亿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1%。如果我们能把这0.1%的比例落实到位,并将资金投入实践,我们就能有很大的作为。”

关于劳动力成本等后续问题,蔡建华认为政府的主要工作是启动和覆盖底层。就人力而言,目前一些计划生育干部或村干部仍然可以转为专职。除培训经费外,公共财政承担的人事支出基本保持不变。有些服务可以由政府为社会购买,那些具有标准认可和管理能力的人可以参与。当服务模式成熟及公众意见得到认同后,自然会有私人资本及人力投资于该机构。

关于育儿专业人员的专业化,蔡建华说,该国有5000万名0至3岁的儿童。根据目前美国的雇员人数,中国需要800万人来做幼儿发展工作。他认为,促进国家政策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包括讨论干预模式、建立专业标准和准备评估工具。

他说它仍处于探索阶段,一些模型正在形成。一旦建立了明确的标准,并有了政府资金,这一事项将会完成。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国家职业分类大典》的2015版中增加了一个“婴儿发展和养育指南”。蔡建华表示,行业标准将尽快达成共识。卫生计生委将首先承担制定标准的培训和研究工作,成立协会,然后移交给非政府组织,委托大量社会组织来做。

蔡建华说他们也邀请专家一起做标准研究。“在过去几年里,为了规范行业秩序,国家普遍减少了工作岗位数量,从2200多个减少到1400多个。然而,这个“婴儿发展指南”是新增加的,它也显示

下一条: 肉价涨、大妈愁“二师兄”你还要高飞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