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从重症切入民营儿科后,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将打造互联网医疗服务】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19-10-25 点击:1885



在我们国家,儿童医疗一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供需不平衡的问题特别严重。

根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的统计,中国每千名14岁以下儿童中有0.43名儿科医生,仅是发达国家标准的三分之一。 《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基础数据)》显示,中国只有73所儿童专科医院,其中东部41所,中西部32所。

自2013年以来,开始了国内医疗改革,以支持私立医院和改善医疗环境。当时,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孙绪定看到了私立医院的未来,决定加入医生的创业队伍。他选择了接受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主题演讲的10人团队,并成为业务主管。

经过两年的准备,北京市儿童医院于2015年6月1日正式开业。占地面积超过40,000平方米,配有血液肿瘤,小儿心脏,小儿急症和新生儿。专注于儿童保健中心的36个专业部门为18岁以下的用户提供针对预防,保健,治疗和康复的个性化医疗和保健解决方案。

目前,京都市的医院面积,床位数,科目,人员和设备均获得了认证,并已成为北京唯一的三级私立儿童医院。孙旭鼎向《创业》杂志介绍,京都的营业额去年增长了100%。

那么,京都为什么能实现这样的发展?私立儿童医院应如何更好地解决儿科医疗行业的痛点?私家医院能否承担市场环境改革的重任?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院长,京都儿童网络医院院长孙绪定

01重点学科的发展

当孙旭定决定加入京都团队时,他通过不明确的医疗改革政策,意识到了未来5至10年国内私人医疗市场发展的巨大空间。这一判断与京都小组其他成员所看到的一致。

在这个系统中的30年间,孙绪定看到了一家公立医院的天花板。当时,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儿科已经成为他的国家重点专科,没有太多的改善空间。同时,孙绪定认为,公立医院的管理机制和工资水平存在缺陷。在人才引进和品牌建设方面,私立医院要灵活得多。

随着第二胎政策的逐步开放和消费能力的提高,中国对儿科医疗的需求激增,儿童的医疗困难再次受到广泛关注。同时,儿童分级医疗的水平尚不明确,导致医疗资源分配不均。

面对上述差距,京都决定采用最“劳动密集型”的方法,着重于重点学科的建设,并创建“着名的医生,着名的学科和着名的医院”以弥补这一缺陷。医疗结构的不合理性。

孙绪定说:“如果别人不这样做,那就去做吧。因此,《京都议定书》针对的是其他私立儿童医院很少涉及的其他血液,呼吸和心脏病专家。它针对的是公立前三名医院,并逐步引进各个学科的专家来成熟和发展学术研究。

其中,京都创建的血液中心已从最初成立的病房发展到三个化疗病房,一个VIP病房,两个造血干细胞移植病房和一个血液检查室。细胞分离室和舒适治疗中心等八个功能区处于中国领先水平。据孙旭鼎介绍,该中心已经进行了300多例造血干细胞移植。

2017年8月,京都市开始研发心脏专家。拥有近40年心脏外科手术经验的刘英龙教授负责团队的培养,并专注于小儿心外膜外科手术。婴儿本身可能只有三公斤,因此操作非常困难。大”。经过两个月的准备,儿科心脏中心于10月15日完成了第一例儿科先天性心脏病手术,已治疗了400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

孙绪鼎介绍了创业国家。在完成跨学科课程的建设后,京都府将继续开发心脏医学和心脏介入治疗。病房和心脏导管室目前正在建设中,并将建造CCU(核心重症监护室)。全过程支持。

02人才引进和培训

创业初期,京都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人才的引进。

一方面,我们的儿科医生很少。 1999年专业调整期间取消了儿科部门,这影响了儿科医生的发展。同时,“儿科是公立医院的第三世界”。儿科医生在工作中面临高强度,高风险和低收入的情况,从而导致高离职率。

儿科医生《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基础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4年,中国儿科医生的流失人数为14,310,占10.7%。其中,35岁以下医生的离职率为14.6%,35-45岁医生的离职率为11%,45-60岁医生的离职率为6.8%。

另一方面,公立三大医院的专家和教授不可避免地会犹豫不决,离开系统,面对未知的事物。

为了吸引人才,京都大学除了致力于建立机械部门以赢得市场认可外,还专注于医院品牌的建设。该团队已将京都定位为整合了预防,营养,临床,教育和康复的医疗服务提供商。孙绪定认为,改善服务可以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适应社会发展。

资本的进入也为京都提供了支持。在开业之前,京都分别在2013年和2014年完成了A轮和B轮融资。投资者包括红杉资本,国创开元基金和光大控股。 2017年4月,京都市获得了嘉实资本,君子资本,君盛投资,榆林资本和泰康人寿的C轮投资。

在宣传方面,除了广告和科普知识外,京都市还更加重视公共福利活动的宣传,包括社区诊所和赞助基金。

2017年底,京都儿童医院正式加入健康保险,住院治疗数量增加了30%以上。除了医疗保险,京都市也在寻找新的增长点,并且目前正在尝试VIP服务。

03创建儿科互联网医院

自开业以来,团队对京都的发展速度一直非常满意。京都虽然位于昌平区稍偏僻的回龙观街,但已经有大量儿童从北京北部乃至河北边境辐射。去年,京都的营业额增长了100%。目前,团队中有150名全职医生和大约100个兼职医生团队。

京都儿童医院的外观

但这只是第一步。孙绪定认为,产业整合,多元互动和模式创新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次,他的乐观轨迹是一家互联网医院。

去年9月,京都市与医学会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后者是医学解决方案提供商。双方将集中于优势资源,并在儿童保健,医疗,康复和远程医疗等领域进行合作,以向全国辐射服务。

目前,京都市可以使用医学会的诊断前后服务,包括在线咨询,预约,随访,跟进和康复指导。在采访中,孙旭鼎登录了自己的帐户,并向企业家展示了该帐户。在其他二线城市,父母不缺。

此外,京都小组计划在本月启动在线平台,内容包括康复指导,食品指导和在线购物商场。其中,商场产品由京都在联合国制药厂设立的产品研发团队开发,产品包括保健食品和外用药物。

私人医院机制的灵活性使团队有更多的实验空间。通过这些尝试,私人医院的兴起为传统医疗行业注入了新鲜血液。孙绪定认为,私立儿科医院也不例外。

本文是针对创业国家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否则,创业国家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您需要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一些信息可帮助您跳至原始文本

——

下一条: 火箭分4组提前开启备战,每组各对应1短板,解决登威可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