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布江达信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有声小说:齐锐扬是否有什么难处或者难言之隐?


文章作者:www.orrapin.com 发布时间:2019-09-10 点击:1934



6bf70ce93351477d9bd91295c7fba2e1

播讲/蓝天

齐锐扬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你走吧!”

罗圣梅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齐锐扬忽然大声说:“你能百分之百地肯定区少伟是他杀吗?仅仅凭窗台上一片被擦掉的灰尘和地上的两个脚印就够了吗?那片被擦掉的灰尘就不会是别的原因造成的吗?”

罗圣梅转过身看着齐锐扬说:“我到刑警队已经八年,做刑警队长也已经两年,一个八年警龄的警察如果连这点眼力和判断力都没有,他还有什么脸面和资格呆在刑警队?杀人犯杀人通常都有动机,自杀的人也同理,区少伟没有自杀的理由,除非他疯了。”说罢打开门往外走,又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回过头问:“您不会下令停止我们对区少伟案件的调查侦破吧?”。

齐锐扬看着罗圣梅不说话。

罗圣梅转身走了。

回去的路上,罗圣梅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她想,齐锐扬是否有什么难处或者难言之隐?有传闻说,政法委书记韩少波要调任省纪委,市里有意让齐锐扬接替韩少波的职务,难道是这个原因吗?如果真的是,他现在的行为就有了合理的解释,常言说无欲则刚,如果有欲,还能刚得起来吗?

罗圣梅不由一声冷笑,人啊,要怎样才能摆脱欲望的桎梏呢?

罗圣梅一点都没有想到坐在办公室里等她的竟然是陶玉玲。

看见罗圣梅进来,陶玉玲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我可不是不请自入,是林凯让我进来等你的。”

罗圣梅道:“没关系,您快坐吧。”

陶玉玲坐下了。

罗圣梅观察陶玉玲,她的情绪看上去好了一些,只是脸上还有一股倔倔的神色,目光也是冷冷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悲伤。

罗圣梅道:“您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吧?”

陶玉玲道:“我已经想明白了,我再愤怒、再悲痛,也已经换不回少伟的生还,我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要为少伟讨回一个公道,让他在九泉之下也是清清白白的。”

罗圣梅道:“人死不能复生,您能这么想再好不过。死去的已经死去,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要好好活下去。”

陶玉玲说:“这两天我完全失?チ死碇牵椅薹?刂谱约海绻宜倒裁创砘埃肽悴灰帧!?

罗圣梅道:“怎么会呢?不要说您没说过什么错话,就是有,大家也会理解的。”

陶玉玲沉吟一下说:“我两夜没有合眼,慢慢把事情理出个头绪,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敢说少伟是让熊铁辉害死的。”

罗圣梅一愣:“熊铁辉已经被双规,这不太可能吧?”

陶玉玲说:“他完全可以借刀杀人,除了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罗圣梅道:“您能说得更具体些吗?”

陶玉玲说:“他和少伟明争暗斗了几年,对法院党组副书记的位子早就虎视眈眈,暗中活动打点,可最后还是少伟当了党组副书记,他能不恨少伟吗?还有一件事,我也有必要告诉你,曾经有人送了五万块钱给少伟,送钱的人是谁少伟并不知道,可他一直怀疑是熊铁辉支使人送的。”

罗圣梅问:“送钱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怀疑是熊铁辉支使人送的呢?”

陶玉玲说:“是因为法院大楼的装修工程,法院领导班子讨论研究的时候,少伟不同意熊铁辉推荐的公司。”

罗圣梅问:“熊铁辉推荐的是哪家公司?”

陶玉玲说:“鸿凯公司。由于少伟的坚持,工种最后给了信誉很好的远大公司。这件事很让熊铁辉下不来台,少伟怀疑熊铁辉收了鸿凯公司的好处。事情是明摆着的,鸿凯公司能送五万给少伟,熊铁辉那里能少得了吗?恐怕不止五万吧?所以,在这件事上熊铁辉一直耿耿于怀,心存报复。”

罗圣梅想了想说:“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一篇报告文学,是写鸿凯公司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鸿凯公司的总经理叫汤君良,是连续两个年度的怀安市十大杰出青年,鸿凯公司也有优秀私营企业之称。”

陶玉玲说:“你说的这些情况我不知道。可我知道现在的好多私营企业的老板,相当一部分都很会作秀,以骗取社会信誉作为自己的无形资产,他们中的有些人简直就是老鼠,到处打洞,你说的这个汤君良,到底是什么货色我不敢断言,但是,如果他和熊铁辉有关系,就一定不是好人!”

本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共号:tjbhdushi

达到当天最大量

——

下一条: 本以为李现的现代装够帅了,而看到他古装后,简直是帅出新高度